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喻文州十八岁生贺筹备组:

喻文州十八岁生贺粉丝公益活动

“因你曾成为我们生命里的光,
让我们也有勇气去为世界点一盏灯”

喻文州生贺筹备联合蓝溪阁公会
喻文州十八岁生贺粉丝公益活动——“授渔计划”

每一个学生都会有无限的未来
他们前行的步伐不该被贫困所限制
让贫困学生有奔向远方的机会
让他们有能力为自己造梦
世界辽阔,同样也属于他们

“授渔计划一帮一助学”旨在通过职业教育帮助家庭贫困和学习薄弱的“双困学生”改变人生,善款接受方是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
详细情况及捐款方式请见宣图或评论wb链接

特别鸣谢生铁落太太的宣图使用授权

最后祝大家2018新年快乐

我复活了。
打完比赛了。
国特了。
所以,要开始更新了。
不管还有没有活粉…
∠( ᐛ 」∠)_

 

怕是要拆cp的小透明

浙大:我总觉得我最近不太对劲。

南大:银杏金色满地的落叶,就像群山呼啸而过的羽剑,灿烂一时已经是腐烂前兆。南京的十月,多雨,寒冷,且无躲避的理由。

浙大:我觉得一切其实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上交还是老样子,复旦也仍然高傲又矜持地请他落座,却又不发一言。紫金港的学生来来往往。
那个图标像个眼睛的东西很久没有打开过,已经请了新的学生代管,文艺得有时候我也看不懂。
唯有漫步西湖的时候觉得空落落的。似乎该点杯鸳鸯奶茶,喝起来却不觉得味道熟悉。
这到底是谁的爱好?

南大:我知道,这是他们为我好。
所有爱另外一个人的人们都常常会作一些为人好的事情。
我并没有反驳的理由,也没有力气去作争辩。
若开口,倒像是当初不肯松口的人是...

 

当官博君的第一天…
出错…
手抖…
慢…
少……
脸皮厚着互动还被浙大伤了心…
我现在好饿…

 

天命(3)

清源妙道真君渡劫回来的消息传播得相当缓慢。


原因无他,这个向来作风以亮瞎眼著称的仙这次回归却选择了默默无闻。

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回来就扎进洞府憋了一个甲子。

出来的时候身上浩荡的仙力收敛得凝实无比,除开眼神阴冷森寒了不少以外面容反而年轻更盛以往。


比这更加让人目瞪口呆的是,他揍了一个仙。


是的朋友们你没看错,闭关结束了他第一件事就是打架。


揍的还不是什么小人物——而是连北。


让上至天帝,下至阎王无比头痛的新任司命。


什么?你说连北为什么不回手?


当然是因为他只是一个文官,又讨厌护卫在周边晃来晃去惹得他心烦,一个人窝在殿里的莲池边钓鱼。


连北...

 

……嗯,大三狗换了个ID🌚等不起的朋友
……就不要再等了🌝

 

AI日记(zero)

发布了长文章:AI日记(zero)

点击查看

 


考试周过了回家就开始把存稿写完发出来
祝我活着度过考试周
阿门

 

浙南摸鱼

摸鱼复健。


杭玉舟已经快一个月没来过南京了。

南思深表示我才不管,他不来我就开校庆的学术狂欢,我家教授和学生们不知道比你高到哪里去了。

杭玉舟打了个喷嚏。

这个准备了一年多的120校庆快把他折腾死了。

不过各地校友简直各种攀比,他不知道该说这些人总算没忘记浙大的潇洒风格还是该说这些人完全没顾忌那些什么都要戳上一戳的媒体写手。不过更没想到的是因为他和南思深关系日渐好了起来,南大学生习惯成自然的对比起了两校的校庆。

南大学子A:诚朴雄伟励学敦行!母校你门口那堪比十八线发廊的风格的装饰拱门是怎么回事!
南大学子B:接下来一段时间还是不要从南门出去吧..........以及别的学校校庆(...

 

嗨呀我还没掉完的粉你们好(orz)

嗯,本墨完结了长达半年的垃圾单恋。

决定缓慢地回复填坑。

_(:зゝ∠)_不过现在本辣鸡感觉有点找不回当初的感觉,对于爱的理解也稍微有了那么一点重新建构的感觉。

所以有些地方会改动(剧情都快忘了吧喂)

23333不知道还会有人看吗。

嗯,不管,我写我的。

解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