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鲸

浙南/贾尼/莫强求/叶喻
不吃安利
浙南is rio!!!!!!!

天命(3)

清源妙道真君渡劫回来的消息传播得相当缓慢。


原因无他,这个向来作风以亮瞎眼著称的仙这次回归却选择了默默无闻。

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回来就扎进洞府憋了一个甲子。

出来的时候身上浩荡的仙力收敛得凝实无比,除开眼神阴冷森寒了不少以外面容反而年轻更盛以往。


比这更加让人目瞪口呆的是,他揍了一个仙。


是的朋友们你没看错,闭关结束了他第一件事就是打架。


揍的还不是什么小人物——而是连北。


让上至天帝,下至阎王无比头痛的新任司命。


什么?你说连北为什么不回手?


当然是因为他只是一个文官,又讨厌护卫在周边晃来晃去惹得他心烦,一个人窝在殿里的莲池边钓鱼。


连北防御力在一身寒气的道君面前约等于零。


本来想着他这么大一只仙,仙力虽则不如那群战斗狂魔威武霸气(连北:粗鲁野蛮),也对低阶的其余人有强力的震慑。神鬼谁也想不到有人会在这尊大爷头上动土。


李·黑脸·要扣俸禄不爽·仁(托塔李天王 人大)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片狼藉头痛。


连北一向风流倜傥的光鲜外表这下倒了大霉,一条鱼砸在他怀里,脸上左一块泥灰右一片树叶,额上一条细细的血痕,一身雪袍更是惨不忍睹。


三个仙对峙在莲池边。

鱼啪嗒一声甩了一下尾巴。

连北抹了一把水珠混泥,风度全喂了狗,咬牙切齿地道:“一条鱼你都顾着没动,对我你怎么下的死手?!”

“你不如这条鱼。”

连北半句“难道我不如”吞进了肚子,气得指着冰块:

“你讲点道理好不好?你要去见人,见到了,你要去渡劫,渡完了,你要去救人,我让你救了还友情奉送你改命的机会。你当初坦荡荡地说什么去报恩…哼,报恩?现在记忆也不肯消,仙阶也不肯升,我不就建议你赶紧升了阶防止被天雷劈死么我容易么?!”

“……”冰块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衣袖,三尖两刃枪飘在一边,“别把自己真当成好人了,司命星君,你做了什么手脚你自己清楚。”

“那也是你们自找的。不过各取所需,你要真找债主,怎么不直接去找他,算账算我头上?”

“……”眼看剑又要拔出来了,连北蹭地站到了李天王身后。

“够了,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谈。”李天王咳嗽一声,瞧着身边的巨大人形麻烦制造机就想跳脚,武力镇压对面的冰块又掂量着别把这司命殿拆了,只好捏着鼻子做和事佬。

————————————————————————————————

刚从人界回来的清源妙道真君是懵逼的。

他脑中混沌一片,一会儿是桃花十里的春日…和桃花树下的微笑,一会儿是仙魔大战里血腥满嘴满眼的残酷,一会儿又是清修千年的日复一日。

两段记忆一个从头开始一个从尾倒流,终于在一片混乱中弥合。

那个魔鬼一样的声音在接合的横截面重合——

堕仙台。

“真君,你若想结了这因果,就去报恩吧。”

人界南国。

“东皇,你的心愿已了,这结果……满意吗?满意的话,就兑现你的诺言吧。”

那个刚刚还满眼震惊愧疚的人界捉鬼师此刻已经幻化回了真身,手边扶着同胞兄弟,面上再没有破绽,沉吟片刻,“好,我答应你。”

哦,原来,是这样啊。

三尖两刃枪轻飘飘地插入地面,高悬云端的大殿顶端碎裂开蛛网般的裂缝。

真实让人崩溃,美好都如幻梦。

他想。

原来西天如来也不是成天瞎扯没用的东西的。

那怎么办呢?怒火还没有毁掉他的头脑,道心却焚烧了起来,那怎么办呢?现在这一挪动就要跌倒的身体绝对什么也做不了。

那就闭上眼睛吧。

谁知道睁开眼以后,我又变成谁呢?

但是我绝不会轻易地就去把这条命送给谁了。


一甲子的黑暗,殿门推开时,命运又开始改变。

————————————————————————————————

“我从来就搞不懂你。”翟清(阎王)叹了一口气,“你偏偏要选最麻烦的星君位置来坐……你现在这个烂摊子先不说,我还勉强撑得住,只是换一套管的方式罢了。可我听说你和东皇的交易还牵扯了清源妙道真君进去,你何必搅得天庭一团糟?”

“怕什么。”连北无所谓地顶着脸上的染色铺子,“玉帝已经捆在我这条船上了。”

话语刚落,他啪嗒又落了一子。

翟清眉头紧皱,仍然稳扎稳打心里默算。

“你到底要做什么?”

“当然只是无聊啊。”连北眼皮都不抬,吊儿郎当地抖着腿,皮相带来的错觉顿时破灭,看得旁边侍女芳心碎了一地。

“……”翟清不落子也不看棋盘了,手一挥赶走了侍者,心里隐隐约约的直觉终于浮上水面,“建木是要再发芽了吗?”

“春天来了啊,发芽很正常,不过,我觉得建木发芽挺难看的。”连北答非所问。

翟清心里一抖,“你……”上一回被连北说过难看的是命格簿。

黑白两色棋子搅作一团,白子看着漫不经心,有点放水,却随时有反攻的架势,黑子稳扎稳打,终是困在原地。

一直都是这样,翟清力图求的是稳,连北有一步登天的本事却总是出诡招。

连北终于对上了对面那双总是认认真真地看着别人的眼睛,忽然就笑了起来,“不用担心,你这里会很安全。讲真的,你从来没觉得你付出的明明比我多,却还待在地府有什么不公平吗?”

“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翟清毫无迟疑,“我已经得到了我应得的,至于你们,生而为仙,毕竟为天泽。”

连北不说话了,笑意也一如冰雪消融,只有一刹,美得让人难以忘怀。

翟清抿抿嘴唇,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却也不知说什么挽回,只能沉默着攥了攥手。

“罢了罢了,也是我为难你。”连北却很快回过味来,本来就不指望性子向来有一说一的人一朝顿悟。

“抱歉,我不知道我哪里惹了你不高兴……”翟清结结巴巴地赶紧开了口,“你说过你喜欢人间界的东西,我让他们带了人界南国的食物和酒水,回仙界挺麻烦的……你要不就多留几日?不,几个时辰?”

连北愕然地看着他,回仙界麻烦?是最近忙傻了吗?

翟清忽然回过神来自己说了什么,头痛地扶住了额头。

“……瞧你说的,既是你费了心准备的,我便多留几日就是了。”



作者:是的!我果然要放弃上中下结构!而且还打算把原来单纯谈恋爱的狗粮短篇写成搞事情的东西!(……)

没看懂是正常的!(……)东皇指的是捉鬼师南思深也就是南大!不知道会不会太混乱!

另外,清源妙道真君是二郎神的别称,这里为了好听些。无题那篇正式归入此系列。

至于原来的设定可能要套用给别的cp了,当然反正唯一听过设定的某人也已经是一年前了,大概已经忘记了(望天)。

这里的神仙体系借鉴了传统,但是由于本作者才疏学浅,请不要太追究权力分配的严谨性……



评论 ( 4 )
热度 ( 4 )

© 南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