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怕是要拆cp的小透明

浙大:我总觉得我最近不太对劲。

南大:银杏金色满地的落叶,就像群山呼啸而过的羽剑,灿烂一时已经是腐烂前兆。南京的十月,多雨,寒冷,且无躲避的理由。

浙大:我觉得一切其实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上交还是老样子,复旦也仍然高傲又矜持地请他落座,却又不发一言。紫金港的学生来来往往。
那个图标像个眼睛的东西很久没有打开过,已经请了新的学生代管,文艺得有时候我也看不懂。
唯有漫步西湖的时候觉得空落落的。似乎该点杯鸳鸯奶茶,喝起来却不觉得味道熟悉。
这到底是谁的爱好?

南大:我知道,这是他们为我好。
所有爱另外一个人的人们都常常会作一些为人好的事情。
我并没有反驳的理由,也没有力气去作争辩。
若开口,倒像是当初不肯松口的人是自己。

浙大:他们窃窃私语说那人删评论了。
我不知道那人是指谁,为什么学生发觉我在听一哄而散。
心里隐隐地焦躁,却找不到原因。

南大:学生又被领导吓得够呛,删评其实也没什么。
诸如倒贴,凑热点,利用,已经听得太多。
抛弃兄弟,内部厮杀,也已经听得麻木。
金陵城向来如此,埋葬多少残酷和春光。

浙大:如果是自己曾做的决定…
(日记本撕毁了大半,只剩一张纸上写着“爱恨是非对错恩怨情仇 放过自己”)(沉思)就保留现状吧。

(关门声)
(归于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