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七年之痒(二)

预警!预警!预警!

本文涉及以下雷点:穿越系统文(仍然是长文 依然是坑 谨慎跳坑)

CP:清北 浙南 交旦

※为区分现实世界和穿越世界,现实世界称呼校名,穿越世界为作者自定的名字,名字与造梦者系列相同。

北大-连北 清华-翟清 南大-南思深 浙大-杭玉舟 上交-叶风海 复旦-云重暮

南思深没有像往常一样直奔图书馆而去,而是来到校园里人工河上的桥畔。

人工河里有两只小小的水鸟。

这个世界没有胞弟,也没有恶意中伤他的媒体,更没有令人窒息的众人目光。他感到久违的自由和惬意,甚至不想回去,即便他还是不甚清楚这样的日子能维持多久。

【现实世界】隔膜

万物皆有灵,这是他们存在的前提。

但是作为没有完全自主权的校灵,他们并不能掌握自己的行为。即便出乎意料地彼此爱慕,那也只能是精神上彼此的安慰与依靠。实际上,他们所赖以存在的是对他们的信仰,也可以说他们是另类的神明,只不过他们并没有真正神明的力量,仅仅存在于某种精神层面而已。

一旦信仰者群体间产生摩擦和矛盾,校灵是会受到同步的影响的。

最直接的校灵关系体现莫过于两校的公开媒体。这也是最容易影响作为校灵支柱的年轻学生的途径。

南大和浙大的关系时好时坏在这样的条件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不说异地而处的麻烦,更不用说南大每年新生入学必有的校史教育,其中相当一部分学生会成为曾经的“中央大学”的追捧者。近年的情况更加复杂,评价体系随着时间发展在改变,不改的是南大尴尬地下滑和难以避免的沮丧情绪蔓延,新进入学校的学生甚至开始掂量自己是否选择了一个不那么划算的地方。

——并不是任何人都是怀揣着虚幻的理想主义来到这里的。自嘲已经成为这里再寻常不过的举止,南思深察觉了自己不可避免的改变,但他没有能力做决定。就像不能够改变历史一样,他只能被动地接受倾听更多对他失望的声音,看着为了避免让校友攻讦而变得愈发保守的自己的对外表现。

他从来不肯在众人面前真正地示弱,即便示弱也仿佛玩笑,漫长的记忆里,示弱永远不会换来真正的同情,更不用说历史中还存着尸山血海,比起这些,和平年代的磋磨实在微不足道。无能为力不是他的托词,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不然为何文学院宛如隐士,而非斗士,言辞充满情怀,却摆不出强硬的手腕。

感同身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过困难。

浙大能够理解他的处境,能够安慰他的痛苦。然而最讽刺的地方在于,曾经不可超越的南大已经不能够在所有比较的场合和浙大成为对手,许多浙大的学生下意识已经只看向上海和北京。

想要在相处的时候不提起不愉快的事情,难免小心翼翼,连相处时对话都小心翼翼,爱便在日复一日里变得枯燥乏味。南大从来不是乐观的人,他习惯于留有后路,及时抽身,浙大却是永远自信“溢出”,无法忍受一再想要退缩的举动。

局外人觉得这题不难,局内人相顾无言以对。

 

南思深表情沉下来,不愿意去回想这些事情,连带着想要退掉这门无关紧要的平台课。

“禁止宿主解除交集事件!”

亮闪闪的红字糊到了南思深脸上。不仅如此,教务系统弹出的页面“您的网络错误,请刷新”,这该死的辣鸡系统!

水里的飞鸟扑棱翅膀飞走了。

“鉴于宿主消极怠工,TEN COUNT强制模式开启,请宿主积极配合目标完成任务。”

“TEN COUNT No.10 和目标共进晚餐。倒计时:七天。”南思深脸黑了,自从他们关系隐隐破裂,即便共处一室也只选午餐,晚上的时间要么他在史料陈列室,要么杭玉舟在实验园区甚至跑去舟山钓鱼,心照不宣地避开了亲密的时间段,企图掩盖已经不能维持平静的“联结”生活。

晚餐,意味着相处、尴尬和不会平静的夜晚。

系统平静地说,“你们需要沟通,这只是第一步,根据系统测算,这已经是最简单最低级的任务了。”

“假如我不接受呢?”

“那你会在这个时间段无法返回。失去灵的学校——想必你也不会想要看到。”

回去如果不能把连北坑下来我就住北京不回去了,南思深面无表情,开始思考这个莫名其妙的任务,“你不是说过不打算提供任务么。”

系统的声音带着令人发指的无耻,“不记得,不知道,你别瞎说。”

南思深罕见地被噎住了,“……”

“你难道不想知道杭玉舟到底在想什么?你难道不想体验作为‘人’的真正的生活?你难道真的没有不甘心?这里是虚拟的平行时空,但是一切都按照真实世界倒影,现在这里没有你所需要顾虑的东西,也没有过去,你只需要面对你曾经认为你不会再尝试的事情,并且给你崭新的开始。他没有以前的记忆,你完全可以用你任意想要展示的样子去面对他。”系统的语言里充满了诱惑,“你只要愿意完成这十个任务,所有的权限都会逐步向你开放,你将重新学会如何面对感情,是留在这个你能完全掌握的世界,还是回到现实,决定权都在你。”

“可以给你感受一下权限开放的感觉,先闭上眼。”

南思深闭上了眼睛,感受不到身边的风,一切都安静下来。

“3,2,1。睁开吧。”

他能看见所有人的信息都被量化细致展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倾听对方的内心,远方的风,近处的水,他那颗终日惶惶没有安全感无法落地的心脏平稳下来,向来“无能为力”的校灵无法抵抗这一瞬间的权力诱惑!

“成交。TEN COUNT。”南思深又感受到如潮水般褪去的感知力和掌控。

他也许……会无法回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