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自由之笼

“我觉得你用太多规则把自己束缚在原地了。”彼时他们尚未察觉出暧昧情丝,不过朋友的相处,浙大皱着眉看南大疲惫地捧着杯热茶。

“我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你总是这样说,然后彻夜彻夜睡不着。就算照顾家人、安抚学生、言行谨慎…这些都是你说的责任,你必须要承担。但是你想过你自己吗?”浙大索性蹲下来,就着他捧着搪瓷茶缸的手握了上去,“你也会累,需要自己的空间,你也会犯错,但那不意味着你不好,没有谁没犯过错误,更何况有时候…我们都是没得选择。”

南大垂眸看向覆盖在自己手背上的热源,这是他近年来第一次觉得深秋的南京也没有那么冷。随即那双细长的眼睛带着笑意上移,视线落在蹲着那人专注、俊郎的脸庞。

那人带着这样专注的神情对他说,“我希望你过得好一些,多想着点自己。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值得更好的生活。”

南大心里忽忽悠悠地浮起了念头,有什么情绪掩盖不住,索性出言试探。

“我也没有一直只想着为别人。我也有私心。”他慢吞吞地一个一个字说,“我本来不应该留你在这里,不应该与你和颜悦色,也不应该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时候,说真话给你听。”

浙大感到一阵细微的潮汐从脊椎蔓延上来,这莫名的情绪让他手上收紧了些许。

四目相对。

南大仍然从容、优雅,带着点与生俱来的温柔,“你应当知道,我本身处囚笼中。”明明姿态傲慢,语气里却裹挟着诱骗的示弱。

浙大微微仰头看他,仿佛注视天边的神祇。他对面这个人穿过漫长的历史,风骨从未变过,他总能闻到血腥、尘土、辉煌混合成的奇妙味道,一种致命的吸引。

“但你,就是我的私心,是囚笼里的自由。”神祇轻描淡写地从他眼睛里看进去,砸进心里,“所以…别离开我。”

静默的空气里有人的心脏忽然狂跳。

浙大笑了,“你真是狡猾,明知道这么说话谁都不可能拒绝你。不过…我也不想拒绝。”

他稍微抬起身体,于是两人额头抵在一起。

“迟早有一天,你会重新获得自由。而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评论
热度 ( 4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