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鲸

浙南/贾尼/莫强求/叶喻
不吃安利
浙南is rio!!!!!!!

骑士与王

“我最近又读了童话。”

“怎么,不想和男人生活了,想找个睡美人吻醒她?”

浙大笑了,放下在切煎鸡蛋的手,转身去捏了捏身后那人的下巴。后面眯起眼双手交叉佯装吃醋的南大握住作怪的手,“还是你想去高塔里救个长发公主?”

“这么怕我直回去?”浙大不仅不抵抗,还双手投降自投罗网,把自己的脸埋进南大肩窝里去,“我才说了一句,还什么都没讲,你就这样冤枉我。”

“…哼。”南大低头试图推开毛茸茸的脑袋,牛皮糖纹丝不动,抱得更紧了,也不知这声短哼是羞是恼,总之他心情正在奇异地变好。

浙大嗅觉敏锐无比,原本推开他的手反而放松了力道搭在他肩膀上,他又不是不懂自家这位先生到底多傲娇,才不会管这点小小的别扭,“我家里什么都有,我为什么要出去找?我喜欢的人原本住在石头城里,我千辛万苦把他挖出来,只是他不是长发,我多跑了一点路。还有,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每天吻醒你,我亲爱的睡美人。”尾音轻佻上扬。不出意外地让这人耳垂火速变红。

“你再胡说八道!”

“你要不来堵住我的嘴?”

“那你松开我的手!”

“不松开你也可以的,宝贝。”

“你这个流氓…唔!”

眼看着“病弱”的南大没多久便喘不过气来,浙大才好心放过他,“你放心吧,你出现以后,我已经是回形针了,掰都掰不回来的那种。”

“…那掰断吧。”南大笑得温柔,直令人毛骨悚然,“你是不是忘了我昨天刚跑完一千米?”

浙大脊背一凉,赶紧把话头转了回去,“你不好奇我为什么突然看童话又和你提?”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南大憋着一口气,剜了他一眼。

“我只是突然感慨,我并不喜欢需要我拯救,需要我保护的公主。”浙大慢条斯理地抬手去抚摸南大的鬓发,“我喜欢的人,是勇敢、高贵、真挚的王。而我,愿意献上我的忠诚。”

南大听着他渐渐低沉的嗓音,反而出神地望了他一会儿,“我哪里是什么王?你也不像个骑士,这么…霸道、幼稚,老是占我便宜。”

浙大听完“占我便宜”四个字干脆得寸进尺,把人揉进怀里,唇角蹭上脸颊,搂着南大耳语,“你是王,你占据了我所有的心,还不准任何人进来,是谁霸道?王是骑士的信仰,你是我的唯一。”

南大想吐槽这中二无比的对话,还觉得自己也被带进了羞耻play的语境里,一会儿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一会儿忍不住想抱紧他,乱七八糟的思绪里他居然奇迹般地回过劲来。

——这是浙大奇奇怪怪但是仍然热切的表白。

“……”南大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红着脸闭眼往下蹭,送了他一个吻。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南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