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妒火与乱涛 13

距离上次匆匆一聚,已是两轮春秋变换。

南大已经不抽风了,改成了诸事不管的自我封闭。

接二连三的检查、出事、拉横幅、解散社团,被闹上热搜,再撤下来。

连北大都能被骂得停更,更不用讲本来就亚健康的南大。

有些人已经被吓成惊弓之鸟,一句也不敢多说。

已经满头白发的书|记也卸了担子回了那一尺讲堂,不再背着头衔和上上下下的目光,也不再需要被一些人戳着骨头骂华而不实、虚伪无用的标签。


浙大风风火火地在继续他的大业,这一年,他的版图又变得大了不少。

距离上一次通话已经很久了。

主题是金陵学院。

南大想把这个抱养的孩子送去更合适的地方,然而学生们愤怒地指责他白眼狼,要让他们失去母校,拿着快一本的分数上了一个二三本的学校,即将查无此校......

“我其实,是不希望金陵消失的。但是现在看到这个样子的金陵学院,我忽然惊觉她早就不见了。就像每次大家团聚的时候,我一边为如今南京如此蓬勃的教育而多少感到欣慰,一边也在心里想——我不想出生的,因为我们的出现意味着他的倒塌。”

沉默。

“这么多年,别说你我,其实谁有掌握过自己的命运?自由也是非常奢侈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身不由己恰恰是我的自由。我不需要也无法反抗,那么我就是我的生命的旁观者——我真的有生命吗?我也不知道。”

浙大笑了,“你每次到这种左右为难的困境,越难就越显得无所谓,原来是因为这个。”

“你猜为什么这次我又是打电话给你?”南大不置可否。

“因为我们总是被放在一起比较。”浙大喝了一口茶。

“你没事干为什么要搞立交桥计划???”南大冷静地发难,硬是说出了三个问号的质疑效果。

“...我体量够大,根本无所谓啊。但是这样置换过来的资源,还是很可观的。”浙大慢悠悠地回。

“......”南大敦敦敦喝了一大口冷水,“你知不知道你最近新闻的画风特别UC震惊部,你的学生很不满?”
“我知道啊,so?”浙大摊了摊手,即便对方看不见,“我一贯如此,追求实用和回报。自然和你不相同,我没那么在乎那群老古板怎么说我,我的宣传部也有钱得很。”

南大捏着手里的杯把,想笑又笑不出来,“我累了。”

“你其实还是心软了。”

“我不会。”南大回得极快,“我没有资格,也没有那个心力。”

“我怎么觉得你听上去不比几年前意气风发了,你是不是又……?“

“任何积累都是小的循环系统组成的,见微知著不过如此。你的风向如何,我的风向如何,你会不清楚?”南大拿着手机踱到了窗边,鼻尖压在纱窗上看向外边,“新人走马上任,到处都是短视的愚蠢蟊贼。”

“你很少这样骂人,南大。”

“礼貌已经没有意义。”

“看来这次你确实动了肝火。”

“不过是忍无可忍而已。”

浙大叹了口气,开始转移话题,“今年委实有些冷,我都不想去西湖边吹风了,风湿都要犯了。“

“我暖气加空调,唯一的缺点是太干。”南大顺着避开了炸药桶,“我以为你是包邮区身体最好的那个。”

“……你想说我是最胖的那个请直说好吗朋友。”

“两年前你还和东南打了一架。”南大坐回了躺椅上,翻开了旧账,“还和清华跑圈。”

“你不思考一下我是为了谁?”浙大捏了捏鼻梁,勉强接下了这个令人羞耻的回忆话茬,“现在不行了,我还是要点面子的。”

南大闷声不说话了。

窗外是冬季冰冷的雨水,敲在常青乔木的叶子上发出了萧瑟的乐曲。他一瞬间觉得对方不如以往看重他,又明知道那是无理取闹。给的时候,不能要,不给的时候,他不可能开口挽留。

一阵沉默。

浙大转头觉得自己好像说法不对,“....南大?喂?”

“所以你今年找的是蛤交。”南大语气更平静了,“我如今却是不比以往,自由更加稀缺了。你的选择和判断都是正确的。”

“不,你等等,喂!”浙大听着不对,却从来打断不了南大想说的任何话。

“我累了。”南大挂掉了电话。

浙大出神地听了一会儿电话的忙音,并不如以往一样直接奔出去买去南京的票。

——已不是两年前。正如那句俗语说的一样,白云苍狗、沧海桑田。

他们之间的比较变得更频繁、更直接,选择学校的学生更像是在投资未来一样押注,没有人希望自己手上的股票会跌。今天他浙大挖走南大一个社会学巨擘,明日南大敲走他浙大一个地质学大手。外界的动荡之下,那薄如蝉翼、短如朝露的“联结”悄无声息地被消耗了。

浙大从不后悔,他不允许自己后悔,他身上绑着无数人的命运和期待,所有人都在高歌前进,他是执旗的人。

迟早的事情而已,他心里只能这样短促地安慰自己。

可是偌大的天地,又去哪里再【相知】一次呢?


闹剧过后,北京的日子并没有什么改变。

北大确信、笃定他绝不会有一天需要做选择题,清华则从来是一根线思维,他从不考虑除了当下和可预知的未来以外的事情——历史遗留问题解决不了就不提。

除了:

“你该去跑步了。”清华准点又出现了北大书房外面,拎着一头乱毛却没吃早饭的家伙朝操场走去,“你刷牙了没。”

“你越来越啰嗦了你知不知道啊?啊?”北大(身高问题)反抗无效,“怎么可能没刷牙,你设计的那个智能牙刷我不刷牙吵得跟你一样。”

清华:……

“一讲起跑圈我就想起你跟浙大跑圈那次。”北大巴不得用尽办法拖延跑步的酷刑,“你还说检查他质量?什么质量?”

清华罕见地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你猜?”

北大:……

对不起,我竟忘了过了两年清华也从啥也不知道熏陶成啥都知道了。阿弥陀佛。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