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鲸

浙南/贾尼/莫强求/叶喻
不吃安利
浙南is rio!!!!!!!

《妒火与乱涛》12

把清华赶出门后的北大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他活泼可爱地拿出了手机往床上一躺,带好耳机点开屏幕。

“您抖了对方一下!”

啧,这样小南会不会生气?另外以他的作风不会用的是微信而不是QQ吧还有不会已经睡着了吧.....北大纠结地盯了一会儿毫无反应的屏幕,正忧愁还没有要到微信号——

“?北大,这么晚了什么事?”南大被浙大的夜谈干扰了作息,这会儿刚洗漱完准备躺下,打个哈欠忽然听见手机振动起来,情急之下直接发了一条语音。

北大戳了戳,觉得打字和语音都不够直接。

“对方发起了视频请求。“

南大挑了挑眉,从抽屉里拿出耳机。

【确认接受】

北大大大方方地摆手打了个招呼:“嗨,小南,晚上好。”他开的是床头柜的台灯,照亮了半边脸,稍微柔和了一下他长久自矜的气质。南大听见这个称呼无奈地抿嘴笑了笑,略微有点不习惯地挪动了一下脑袋,灯光从上方打下来,倒是没有映得金色双眼太过压迫,“晚上好,北大。”

“这个称呼怕是你很久都没听过了吧,不过这样叫你岂不是显得你年轻些。似我们这般年级大的家伙可不多了。”北大察觉到南大的窘迫,又补了一句,“清二也小了些。”南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倒是真的,我平时最多的就是被他们大哥来大哥去的。不过清华也不小了,如今看上去倒是也与你一般了(liao)。”

“他?他那是少年老成,我却是青春不老才对。”北大撇撇嘴,“别提他,白日要不是他提拉着浙大折腾,也不会白白浪费那么久的时间,说好的可以和你好好聊聊的。”

南大掩住口鼻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你可以再问问他。....你不提我却也要忘了,一时也想不起来,我想和你说的是什么。——喔,我刚刚恰好看到一个你们的新闻,说是你们的“六代单传”的专业。“

北大几乎想透过屏幕去摸一下南大的脸,打了哈欠以后有些泛着水光的眼睛就那样认真地看着他,还有颜色淡淡的薄唇,“——要说起来,这个专业已不是第一次上新闻了。虽然很是火了一段时间,你把专业选择的志愿表摆在他们面前,又有几个人真的愿意选?大二大三都没有学生啊........这个情况你也不是不清楚,说来别怪我冒犯,多少学生进了你那儿,却是不留在文史哲,去了商吧。”

“而我的商科却是不怎么好,对不对?”南大倒是没有觉得冒犯,浮了一个微苦的笑容出来,”毕竟我却是不怎么擅长入世。“

“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稍微长进点吗。”北大略微开玩笑似地说了一句。“你也不见得就有长进到哪里去,说我?你看看你上次的评奖,还亏得你在北京,也敢?”南大冷不丁地开始反击,“人上交的光荣校友,你凑什么热闹恩?”

“....嘛,我又不是隔壁。又红又专也不知道谁才是研究马原毛概的了....”北大调整了一下姿势,一只手垫在脑后,顺手拧开了旁边的收音机,悠扬的River Flows In You就飘了出来,”今天的音乐不错。“

“又红又专也不见得是件坏事。“南大摇了摇头,”恩,音乐不错。说起校友,我倒是还记得你那个学生,叫....陆步轩?“

“那是谁.....让我想想。“北大惊讶于他的记忆力,开始努力回想”陆步轩“是哪号人也,”....你居然还记得这么一桩——不就是什么'北大屠夫'么,闹得沸沸扬扬的,问题也不在他卖猪肉上。这更像是一桩嘲讽的好料。那句‘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往往被记得的都是第一句,我却总是会习惯性地告诉自己后面的句子。“

音乐切成了Dirty Orchestra。

沉默了一会儿。

“你是觉得,自己给了学生无上的自由和荣光。最后有人却被困在里面了吗。”南大轻声地接了一句。北大右手抽出来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你可不要觉得我有多么内疚,出了象牙塔,被社会当头痛击,另谋生路,受讽缄默.....一连串的故事下来最后还不是回了体制。我可不是这样教学生做人的。“

南大没吭声,歪歪头示意继续。

“有句被用烂的话叫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有时候我的名号对于学生来说,大概既是荣耀,又是压力。有人做得到......自然就有人做不到像世人眼中的’北大学子‘一样。其实这很正常,但是在中国他们都习惯了既然进来了,自然也就和旁人一样了。事实哪里有想的那么容易?每年总有几个无法承受压力或者各种原因离开燕园的——我见得太多了。”北大边说边比划,屏幕晃了晃,南大微垂着头托腮,正在思索着什么问题。

“至于这个学生,先是被自己的心气和资质逼到了我这儿,又承受不起巨大的落差。到了外头,我的名头已经不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东西了,反而显得他更窘迫,便不肯让人知道。至于后来?你看不出来吗,棱角归于平庸,他已经放弃了。”北大说这些的时候毫无波动,纯黑的眼睛泛着点点银光,表情平淡又无谓,“诶,你为什么要提这个。”

“没什么,好奇而已。”南大飞快地抬头看着他,“百度和莆田系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北大也不追问,听见正餐来了连忙坐起来了,“听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声音,你怎么想的?”

“我?莆田系,固然除了医改的遗留问题,还有宗族的扭曲形态吧...百度那个倒是还有挽救的机会,不然总不能真的让谷歌进来。国安那边就不会轻易同意的。”南大总是对于改革的尖锐问题保持着一份格外的谨慎,措辞也是小心。

“遗留问题?你倒是给的一个好词,就和历史遗留问题一个味道温温吞吞的。”北大摇摇头,“当初做的时候就应该想得到今天的乱局,现在还一个劲儿地压榨医疗体制里面的人,管也不是不管又不是,说到头不就是发展还不够么。别看他们现在说的那么好听,一个都解决不了!你等等看,‘百度一下’都已经成全民的口头禅了,戒掉这个毒物哪里那么容易,其他搜索引擎——不过是落井下石的一丘之貉罢了。“

“必要的牺牲总是会有一点的,当然这话可不能讲出去——虽然确实是事实,你说呢?至于莆田系,宗族和城乡二元化紧紧咬合在一起,现在连‘大学生村官’这招也没用了。”南大语速极快地模糊了前面的话,“又是搬出了乡贤,也不看看农村还吃不吃这套。”

“我看他们也是没辙了,乡贤这种古董都出来了。”北大摸着下巴,心道这人毒舌怎么毫无征兆,“要我说,那群人好像忘记了,这已经不是三四十年前的民智水平了——虽然也没高到哪里去。当然不可能凭着以前的那点伎俩搞定。你肯定也听过一个说法,现在的不稳定,教育可是要背锅的。我们俩这样的热衷培养文理学生的更是,理科学生还好,文科生那群兔崽子什么事儿都要写上一写。害我背锅简直反了天了。“

北大满脸写着“背锅不乐意”几个大字。

看着北大装着愤愤的样子绷紧脸三四秒,南大:”得了,别装了。你不就是他们的领头兔么。“

北大抱着手机笑得毫无形象,”哈哈哈——咳——哈哈领头兔你也是.....“

南大也笑了起来,“虽然我手底下那些人不敢像你折腾得那么大动静,也没有安分到哪里去。死活不写China梦说什么现在写就是立弗拉格。我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北大重新坐好,懒洋洋拨了拨头发,“要不怎么,那么多人不让自己子女学文啊。“南大稍微放松了一些,调侃,”我以为是因为经济常态化呢,一片泡沫,而学文在他们眼里就分成学商和不学商,哪里是按照人文社科分的?这不就又变成无用之用了么?“

“喂喂喂,忽然开嘲是怎么回事?”北大抽着嘴角,“我以为你会厚道点。”

“......我都听他们说了。”南大顿了顿,着实觉得自己有点过头了,然而既然说出来了还是眼前这位,就懒得遮回去。

“什么?”

“你总是充当自带弹幕吐槽的弹幕机。”南大学新东西倒是也快,虽然这些新东西有时候对他有些刺激,“我说的这么几个不痛不痒的嘲讽 ,你怕是早就玩过了。”

“......咳!”北大被这个语气平淡的评价呛到了,“谁和你讲的?我那叫犀利的时评,哪里是弹幕机?喔我知道了肯定是清华说的!每次他都觉得我开始评论都很聒噪,党校真是烦。“

南大不好意思指出是上交不小心泄露了这个外号,不过——清华背锅大约会好一点?默默地咽下了打断的话,“党校倒是不至于吧.....他是真心想给国家做事。”

“你是没见过他拨给党支部活动的经费......”北大翻了个白眼,“有那个钱不如给我充饭卡。”

“他哪次亏了你的饭不成。”南大摁下了拿自己的荷包来冲着这两个快不知道民间疾苦的开嘲的冲动,“我的实验室天花板还塌了呢。”

“哦。啊?啊啊啊啊!?”北大一咕噜坐起来,“你的实验室?你没事吧。”

“没事,设计上没办法避免的问题。等那笔经费拨下来,修也能快点修好。”南大老神在在地转移了话题,“你啊,就别成天盯着隔壁的条件了,上头哪里吃得消。”

“吃不消也不能短了我家学生。”北大断然拒绝了放水,“隔壁嘛,不就是用来比的么。”

南大:“也真是拿你没办法。”


评论 ( 13 )
热度 ( 2 )

© 南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