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鲸

浙南/贾尼/莫强求/叶喻
不吃安利
浙南is rio!!!!!!!

《妒火与乱涛》(11)

【未名湖畔】

东南并不想赶紧回去,看着清华把浙大又一次带去校医院方向以后。他长叹一口气,坐了下来。

——今年实在始料未及。

——那么多年就像一个冗长的梦境,一朝消散。

这几年....这几年。南大的压力虽然不至于再需要去皇城长跪不起,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就像他们嘲讽的一样,南大最好的学科都是要么冷门,要么完全不赚钱的学术性的学科。几乎是活在理想里的大学。

——他争的太累了。

而东南不一样。在这个依然听从资本追逐利益的时候,他身为当年的所谓“南京工学院”,应用和产出都要比南大容易太多了。而他的学生们,许多都巴不得南大跌落神坛,那样的话,正统的名字就该名正言顺地落在他头上。

——多么可笑,在利益面前,我已经只能站在我自己这方没有办法挪动。

——也许大学之间根本就没有兄弟学校这一说辞。

——分离那刻就注定他们争斗不休,怎么还会有真正和解的一天。

他不是没有见过南大的野心,他不是没有见过自己的野心。他们想的都一样,那就是吞并对方。然而南大绝对不会屈居他之下,而他——也不愿。

那时候南大一双金眸透亮璀璨,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巨大的希望和灰暗的绝望流动在那眼神里。就像那时候的金陵和...中央一样。这也许会是他们永远的携手,却也会是最后的葬礼。

然而失败了。对方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的样子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成了两人共同的噩梦。南大此后依然艰难地获取着关注和一切能在学术上获得成就的机会,频繁地消失。除了江苏内部的新闻报道,外部的新闻什么时候都不会把东南和南大的名字一起写。

他就看着南大的名字和他们并列。而他的名字向来都只出现在南大不擅长的工科领域。他很少提及工科,对于南大来说,那不亚于最恶毒的话。但也许东南他自己的存在对于哥哥来说,就是一个导火索吧。

东南嗤笑一声,踢了脚边的一块石子一脚。石子落进湖里,荡漾起一圈一圈波纹。天上挂着半个残缺的月亮,很薄的纱雾似的云缭绕在周身,水中的倒影早就化作千万片明亮的碎片。

起风了。

评论 ( 14 )
热度 ( 5 )

© 南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