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妒火与乱涛》(10)

“我说,明日还有客人。”北大把清华推出去,毫不留情地冲他龇牙笑了笑,“被他们看见一大早你从这儿出去你打算怎么办。”

清华不满地撑住门,”那又如何?“

北大简直要气笑了,”明天的新闻头条就会是清华决定并入北大你信不信?“

清华撑住门的手一松,北大顺势把门砰的一下关上拉栓落锁行云流水令人惊叹,“好走不送,快去睡觉。”

【房间】

洗漱好之后,清华本该是准点的生物钟完全失去效应。

这边的公寓空间太逼仄了,他居然开始认床。煎饼似的翻来覆去几个来回,清华放弃待在房间的打算。看了看外面——阴气森森——或者说夜风凉爽的环境。他决定去未名湖转几圈。

【湖心亭】

东南倚着亭子柱子站着,上半身藏在黑暗中。浙大施施然坐了下来。

东南低头看了看表,“你迟到了。”

浙大笑了笑,“和你哥哥多说了几句,不小心来晚了。倒是要说句抱歉。“

东南笃笃笃敲着柱子的手指顿了顿,“抱歉?你是抱歉来晚了,还是——南大。”

浙大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你觉得呢?“声调轻飘飘地拔高,猛地又沉下来,”当然是后一个。“

东南倏地回头,双色瞳随着他起身暴露在月光底下一下熠熠生辉起来,却因为一金一青显出某种妖异的幽深和压迫,“——你以为,南大是为了什么对你这么好?多年交情?被你打动?“他冰冷冷地笑声在湖面上散开,”你不会不知道哥哥这几年已经开始着急他的排位和生源了吧?恩?为了资金需要更多的重视,更多的重视需要更强的排位,更强的排位需要更好的生源——生源需要宣传啊。“

"哥哥也会变的。“东南意味深长地说完,等着浙大回答。

浙大的脸色一开始有些慌乱,很快就镇定下来,“也许你说的不错。你就是想告诉我,先生起初不过是为了更好的名气回应我的。“还没等东南继续说话,浙大马上接着,”我不介意,反正我的名气又不会因此损耗,不过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这笔就算是个买卖,我也不吃亏。“

“倒是你。扪心自问,先生落到今日的地步,除了折在你手里,你们几个兄弟都没有责任吗?先生对你再好,你对于他的再进一步,却几乎完全无能为力。你还是——”浙大顿了顿避了过去,“先生当然会变,我能做的就是,虽不能一举助他脱离困境,却好歹不拖累他。至于前路——东南,你果然还是继承的不够,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一切为有法,有如梦幻泡影,如梦亦如幻,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吗?于我而言,感情不过尽兴而已。”

“哥哥喜欢认真,你却作儿戏。“

“哪里是儿戏,先生都知道的,他永远给自己留了后路。而我呢,什么都不会和我最大的野心矛盾的。你依然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吧,或者说,想要的太多——小心最后什么都得不到。”浙大起初还有一些劝诫的味道,最后却是近乎恐吓的提醒。

“你莫要胡说八道。”东南完全没办法接受他这几乎滴水不漏的解释,更不能接受地是他居然知道南大这些年越来越擅长给自己留后路,对待每个人都有所保留, 甚至是他,“不管你怎么讲,我始终和他是不可分割的关系。也许现在他会偏向你,来日偏向谁,我始终都是特殊的。双生子永远都是没有人可以代替的。”

“我等着他强到再也和你没有关系为止!”浙大从坐着的地方站起来,泰然又坦荡。

“你做梦!”东南声音陡然拔高。

“你是在诅咒你哥哥永远往下落吗?”东南上前一步揪住了浙大的领子,浙大丝毫不甘示弱地反问。

“我当然会和他一起变好。”

浙大伸手使劲掰开东南揪住领子的手,侧身肩肘迅速地撞过去,东南往右一躲松开了他的领子,很快又缠斗在一起。可惜浙大白天拉伤了身上的肌肉,渐渐地落入下风,只能勉强招架住东南狠且准地拳脚。

渐渐地,又开始靠近湖边,浙大脚下打滑几颗石子便滚了下去。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声音震得林中几只鸟飞了出来。

【湖边】

清华的听力很好,那边细碎的说话声本来只是混合在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中,他靠近一些却开始听得见打斗的声音,快步跑过去,他听见了石子落水的声音。

然后就看见了快要二次入水的浙大。长腿箭步往前发力,转眼间把浙大“捞”了回来,并分开了两个依然扯着对方衣服的人。

“......你们两个像点样子行不行?“清华没好气地说,一只手还架着再次脱力的浙大。

东南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喘了几口气,明亮到连清华都觉得刺眼的眼睛阖了几下,里面的怒气渐渐地压了下去,哑声道,“抱歉,清华,我们生了点争执。”

清华想甩开手里这个累赘,其实根本不用甩,他松开手估计这家伙能直接倒下去。清华不好责怪东南,草草点了点头,低头看向浙大,“你也是,比人大还好意思打起来?这是北大的园子,你想干嘛?”

“呼—呼—,抱....歉.....。”浙大实在没力气多说什么,他艰难地摆摆手,示意清华松手。清华冰冷的声音又响起来,“你还站得起来么。显然不。不要乱动。“

浙大被他直接丢到背上背起来了,撞到身上的伤让他闷哼了几声,清华不耐烦地说,“你很重,不要动。“

回头看向东南,缓和了一些语气说,“你也赶紧回去吧,房间里有医药箱,有什么问题再找我。”

东南愣了一下,点头应是。他身上并没有什么伤,浙大有意留了手下,当然他也是力气不够没办法对东南造成什么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