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妒火与乱涛(9)


 

等南大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朦胧,身上也多了一件明显不是他自己的外套。伸手在桌面摸了一下,把眼镜戴上直起身看向另一边。浙大则收拾好了吃完的一次性餐碗,室内片儿川的气味也只剩下很淡的一点儿。他坐在床沿开着电脑,俨然是在处理学校的事务,外放的音乐却是助眠的Nature's Path.他自己倒是为了不睡着戴着连接手机的蓝牙耳机。

浙大没有察觉南大已经醒来,专注地看着屏幕上三块分割区,一边是聊天框,另外是参考的条款和那边交过来的初稿。

11:29:37

东南:我哥哥怎么还在里面?

(本来在和学校工作人员沟通,看到晃动的头像,稍微等了一会儿点开)

(眯起眼睛,思考了一下打字发出去)

11:30:28

浙大:他太累了,趴在茶几上睡着了。

(东南挑眉)

11:31:01

东南:不会着凉吗?你倒是让他换到自己房间去休息一会儿啊?

(浙大轻笑了一下)

11:31:40

浙大:我给他披了外套,让他休息一会儿,等下就叫醒他。这个点睡着中午他会不舒服的。

(没注意到注视他低头打字的清北二人)

(有些生气)

11:31:59

东南:(白眼)碰上你哥哥就一直这么累,你还是少出现为妙。

(浙大飞速地回了一句)

11:32:10

浙大:(微笑)最让他操心的难道不是总出麻烦的你吗,你倒是争点气啊。

(东南拧起了眉毛)

11:32:49

东南:不管如何,陪伴他最久的是我

           我不会让你把哥哥带走的。

           我在金陵。你呢。

(沉思了一会儿,连那边的工作人员都忽视了)

11:34:26

浙大:过去之事非我所能决定,未来之事不由你可决定。

          你在金陵又如何,你难道不知道他一直都想却做不了的事情吗。

          好像你忘记了江宁到仙林这回事。也忘了我不在乎高铁了吧。

(东南滞了滞,对于这个对手他并不害怕,但是不代表他就有办法阻拦)

11:40:07

东南:走着瞧。

(浙大还以为他不会再回了)

11:40:25

浙大:走着瞧?就看现在你也不行吧。

          抱歉,中国的工科我只服清华。

(东南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清华)

(清华:????)

11:40:55

东南:光说有什么意思,不如切磋一下么。

(浙大撇撇嘴)

11:41:20

浙大:切磋?你确定?

11:42:00

东南:今天你的表现,呵呵。

11:45:00

浙大: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一谈。

11:45:38

东南:23:00 湖心亭


刚叉掉聊天框,肩膀上忽然落下一只手,浙大惊得一身冷汗都冒出来了。

南大发现自己不小心吓到面前的人,愣了一下,偏了偏头说了声抱歉。

“没事。”浙大摇摇头,“已经快到午餐时间,我们出去吧。他们在外面,东南应该就在楼下的会客厅。”

“让他们等了多久?”南大皱眉。”没事,你应当只是睡了二十分钟左右而已,之前我已经告诉他们了。“浙大示意他不用着急,"走吧,清北他们两人说是下午带我们去看看最近的成果。明日再看看要不要回去。”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南大舒了口气,又掩嘴打了个哈欠,疲倦之色依然掩饰不住。”没有的事,倒是最近你似乎总是在打哈欠。“浙大感觉有些不对,”不需要去看看吗?“

“唔,没事的。”南大没在意这些,看浙大动作迅速地收好了东西,又不自觉地看了一眼那个方块,“快出去吧,东南怕是等的不耐烦了。”

每每提起他的弟弟浙大都会看见南大混合着很多感情的微笑表情,说不上来的窒息错觉,海潮蔓延上来,强烈的覆盖在胸口。

“好。”浙大背转过去开门,没有让南大看见他脸上一瞬变色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