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妒火与乱涛(5)

说是给了他一掌,其实东南还是先给了浙大反应时间的。他也不想这家伙磕个鼻青脸肿等会儿他还要挨哥哥的栗子。

浙大:你就摁了我肩膀一下,你确定是给我反应时间而不是防止我逃跑吗?!

然而不管浙大心里飞奔过了多少只草泥马,他还是掉下去了。

水面上冒起一串水泡,巨大的水花溅起来,东南抬手挡了挡,南大一个箭步奔过去朝下企图拉住浙大,然而还是被东南拦住了,“哥哥,不会有事的,水很浅。”

浙大猝不及防灌了满口的湖水(请让我设定未名湖还是比较干净的蟹蟹),呛了一下,下意识挣扎,很快反应过来这水并不深,只是他实在太讨厌陷进淤泥里面了。

南大有些生气地看着东南,却也知道就算东南不动手,清华也会用话把他嘲讽下去,自己又不怎么会水,起码不可能拖得动浙大的个子,也只能干着急地看着在水里扑腾的饺子。

脚底一抽,浙大暗道不好,刚刚浑身都是热的,这下一下子下水估摸是抽筋了,早上一路跟来并没有吃东西(墨:你明明是吃不下,大爷!),也快被折腾得没什么力气了。努力伸直了一下脚底板,马上疼地又缩起来,浙大无奈地只能努力保持平衡,“我要泡多久啊?”清华露出了这个早晨最灿烂的表情,“没规定要泡多久,但是你起码要裹了全身三分之二的淤泥才能上来。”

浙大眼中的清华那一口白牙简直不能更招仇恨,“你,好,我信了你的邪。”南大听见这句话倒是流露出某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武汉话学得不错啊——浙大作死技能满点。

浙大深吸一口气,往水里一扎,蜷缩起来在淤泥里“翻滚了”一周,然后奋力破水而出,黑着脸,“这下可以了吗?”

众:哈哈哈哈哈哈哈——

清华:“可以了,起来吧。”

浙大扒住岸边,使劲地撑地面爬了起来,“喂,毛巾。”

“没有。”清华边说便把手中的毛巾毫无遮掩意识地收进怀里。北大摇着扇子看好戏,完全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南大摘下身上的大羊毛围巾往浙大身上裹了裹,提起一角给他抹了抹脸,露出一双蓝色的眼睛,里面洋溢的愉悦几乎把人亮瞎。南大一边不自然地低下眼睛,一边又忍不住手下用点力使劲搓了搓那张脸。

叫你和清华抬杠!活该!

然而下一刻浙大只觉得天旋地转,南大的脸都模糊起来:我这是在做梦要醒了么?


评论 ( 7 )
热度 ( 1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