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洛天依作品集 洛天依

《黑桃与红桃》

【您的日程提醒23:55 在新浪微博发送复旦111周年校庆祝福微博】

手机的光亮照亮了上交紧绷的下颌。那双白日总是充满了十足神采的双眼此刻不光是疲惫倦怠,还带着濒临枯涸的某种征兆。然而眼角眉梢又挂着几分讥诮。近来他及时且“精心”的祝福送到了天南海北的高校那里,而之前的120周年几所交大单单祝福他一所的刷屏也让不少人眼红,让他显然成了这个平台上的当红小生。众人欣羡之余,他还收获了一个不那么雅致的别号“交际花大”,对此他只是挑挑眉,当然不会不知道,只是他并不在乎而已。

【是否确认发送】

即将零点。

对于总是不可避免的污言秽语的攻击,他之所以没什么反应,一个是身在风口浪尖的上海,早就习惯了心里时刻绷紧又面上慵懒的调调。另一个就是,早在迁往西安途中,因为观念不同而分裂诞生的他早就知道,他总是摆脱不了这辈子和几个兄弟永无休止的针锋相对了。他属于上海,他就活在此刻,不在乎历史如何评说,更不纠结历史的公平与否,总是沉浸在历史里的人,是没办法在上海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流光幻彩中存活下来的。

【确定】

这或许也是他和浙大能成为朋友的最大原因。

但也远远不止于此。一致的野心,恰到好处的距离又隔开了战火的可能,还有就是行事的风格上他们总是有默契的。不过,他惟一不能理解的是浙大近来掩藏不住的倾慕对象,那人每每见到的时候,除了身上带着浓郁的历史气息,就是温和又浩瀚的气质,总让人觉得一不留神便要和星空或深海融为一体。实在和浙大无时无刻恨不得是唯一发光体的骄傲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总不会是因为水吧?

【正在发送】

【发送成功】

【咚——咚——咚——】零点的钟声响起。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有一次他和浙大见面的时候开玩笑地提了提,马上被小上几岁却比他心理年龄年轻了不知道多少的挚友怒目回视,险些没有动起手来。他只好摇摇头选择不去深思这个问题。

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

偶尔他来了兴致也会帮上他们一把。恰好最近那位万年弟控的先生仿佛转了性子意外地主动,眼尖地他及时的把一前一后过校庆的他们凑做一堆,开个玩笑地把他们送上热门话题。果然效果还不错,就是后来同济险些和他闹别扭,最后又是奇怪地叹气又是翻白眼地甩给他一张饭卡。

【您收到9条评论】

【您收到19个赞】

至于么,虽然他平日里会拿同济开玩笑以及日常蹭饭,不是也会免费帮他宣传,好处也没少了他的啊。尽管有时候隐隐约约察觉到一些回复哪里不对,他还是那句有些无赖的活在当下,选择性无视了同济复杂的眼神和华师的叹气。既然明白比不明白更痛苦,他宁肯不明白一些。

任凭手指在冰凉的桌面上敲了一会儿,他又划开了屏幕,却始终没有等到某个神迹的发生。他知道多半都是徒劳,就像很多个相似的夜晚一样,他等待,然后杳无音讯。那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被复旦的微博关注的时候,心里理所当然的生出了失望和苦涩,却也有着奇特的自豪和意料之中的好笑。复旦啊复旦,你好像不知道什么叫过犹不及。你凭着你那格外耿直(傲娇)地性子连表面功夫都不肯做,好像这样就能格外显眼地标注上“我讨厌你”几个字,却不知道这样反而显出了你的拒绝正视和我的特别么。

“相聚在东海之滨,汲取知识的甘泉。交大,交大,学府庄严,师生切磋共涉艰险.........”手机铃声突然炸响在深夜的黑暗中,上交还没拿起便猜到了是杭州那位的慰问电。然而他习惯了不论谁的来电除了一人都是等上二十秒再接,一来不至于失礼,二来也不会显得他闲到连电话都是第一时间能接。

“我说,你这非得让人等上一段时间再接电话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那边没好气的浙大翻了个白眼。上交毫不在意,懒洋洋地把身后的靠垫又改了个更舒服的位置,慢悠悠地回了一句,“不能。”

“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浙大按捺住杀心,不气反笑地回嘲了一句。

“能啊。”上交眼皮子都不抬,他实在对这样的嘲笑来什么接什么烂熟于心了。

“算了算了,换个人和你说话早被你气死了。我今天不是来和你耍嘴皮子的。”浙大放弃治疗上交厚脸皮的打算,决定直奔主题,“我看到你发的微博了,零点倒是掐的蛮准的,不愧交际花,熟能生巧还是做得可以。只是你连水印都没去,未免太不上心了,复旦这样是不会理你的。”

“那又如何。”上交满不在乎地回着,“这么关心我和复旦,还不如看好你好不容易到手的猎物。小心又被东南夺回去,不久可就是那家伙的校庆了。我看你的先生......”

未等上交说完,浙大已经按捺不住了,“喂!就凭你这态度,复旦这辈子都不会理你!什么猎物,我从来没有想过把先生当成猎物!这能与之相提并论吗?另外,先生关心弟弟,不是也很正常吗....”

尾音未落,上交那边凉飕飕的嘲笑声就传过来了,“嗤,痴儿。你看你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不管怎么样我知道复旦是绝对不会卖你面子的,如果你总是用猎物的态度。”浙大奇异平静下来的声音隔着距离有一种在玻璃上平直地划过的冰冷。

一段沉默。

浙大耐心地等着上交回答。

上交突兀的笑声显得不大合时宜,“你以为这是谁造成的?一年又一年,我总是和不知疲倦一样用从来没有减少反而增加的感情去对待她。你以为我不想去呵护她如珍宝就像普通恋人那样?我多少次告诉她她独一无二,她要么不信,要么信了也无所谓,要么反而离我更远。我只好努力去找她的弱点,她的爱好,可她面对世人的时候那么多缺点,我护住她还来不及,她面对我的那一面毫无破绽,我找了一年又一年,多少的耐心也磨成了对猎物的执着。”讲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越来越低沉,“是啊,我和你不一样,我觉得我可能等不到了,但是一直都还在等。”

“罢了罢了。我知道你的苦处。只能是祝你好运。还是早点去睡吧,今晚应当是等不到的。”浙大并无办法,上海的情况比他这头还复杂,他实在帮不上什么。

“......”上交没有再说什么,等那头挂了电话,摁灭了手机的光亮。

死一样的寂静。

他起身打开留声机装饰的音响,音符流淌一地,如他不为人知的恨意。

  “汝等蔑视世人之神
  汝等蔑视爱意之神
  吾,世人之爱神
  吾恩赐汝等,尽享爱之痛苦

    ..........

我最深爱的人哪

好似天边烟火

仅绽放一瞬便化作夜空的冷漠

..........

我手中掌控世人的一切

告诉他们这只是裁决

莫要保留卑微的情感

还敢美其名曰谓之爱

放弃生命的爱

无比滑稽的爱

..........

我最深爱的人哪

莫忽视这承诺

必须遇见我然后说你永远爱我

燃烧殆尽是他们的时间

是我们的唇边

突然一切融化成深红的眉眼

我终于明白所谓的一切

皆是你所降下的裁决

让我坠入鄙夷的情感

令人窒息的存在

............

地空分立之神呐
汝将爱一人
她欣羡与汝比翼
却碍于凡人之身

被缚大地

虽仰望天空

却跌落深渊

再无踪迹
  

昼夜交替之神呐

汝将爱一人

他因目盲

汝所带来之晨曦

汝所带来之晚霞

汝所带来之光明

他永不得见

.......

生死轮回之神呐

汝可赐人早亡

却不可赐人永生

汝铸就这世上

最无法逆转之痛苦

因此 吾赐汝

虽永世渴望被爱

但再无爱汝之人

..........

我手中掌控世人的一切

却不能逃脱你的裁决

卸去盔甲面对这情感

要让世界见证我的爱

馥郁深红的爱

宛若玫瑰的爱

为你绽放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