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妒火与乱涛(4)

最近收不到你们喜欢有点忧伤。

————————分割线————————

气氛有点凝固。

南大不知道是该先把浙大拖走好还是先带北大离开现场比较好,正犹豫间听见了一个熟悉的脚步声——然后惊诧地看向了来人——东南。

相比起场内各人的表情不佳,东南似乎是来后花园散步一般惬意,白色休闲服衬得一双异色瞳格外清澈明亮。被四人同时注视也没有显出什么慌张神色。

微笑。

”北大,清华先生,你们好。哥哥。“东南看见浙大挑了挑眉,经过他面前的时候朝他挥了挥手,继而无声地偏头朝着南大那边而去,”哥哥,我不放心你,就一起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听着东南异常乖巧地喊着哥哥,南大虽然有些不习惯,也心中欣喜地伸手摸摸了他的头,东南微微地低下了头。浙大的面具开始崩裂。

而一直作沉思状的清华终于拿出了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抬眼看向浙大,浙大淡淡地回看。北大悄悄捏紧了手里的扇子。

清华:“追我可以。”

北大/南大:!

北大怒火+100。

东南:。

东南心情+100。

清华:“满足我的条件再说。”

浙大愣了一下,马上笑了起来,“好啊,你要开什么条件。”

清华:“先跟我去绕操场跑5000米。“

浙大:“这个没什么难的。去跑就是了。”

清华:“不能落后我超过五米。”北大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浙大:“.....好。”谁不知道你是体校,浙大腹诽,我也会骑自行车去西湖,耐力谁怕谁。

南大看了一眼浙大明显养尊处优的模样。

【操场】

“........呼——呼——”浙大千辛万苦追着清华的步子跑完了五千米,饶是他平时也有锻炼的身体也要撑不住了。

清华拿过北大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汗,喘都没喘几下,“怎么,还撑得住么。”

明明清华的语调一点挑衅的味道都没有,浙大依然忍不住回呛了一句,“当然,我还没用全力呢。”

清华瞥了一眼,“那好,再跟我去做引体向上吧。”

浙大拿丝帕擦了擦汗,随手扔进垃圾桶,“好啊。”

【单杠】

“.....怎么样,还撑得住吗?”清华看着依然“吊”在单杠上做最后一个努力了三次的浙大。

“.....当然。”这两个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浙大潮红的面上有些泛白。

最后一个做完他下来之后踉跄了两步,调息了十几秒,才算能开口,“还有什么,你的标准大约就是你的体测满分标准吧。”

清华:“你怎么知道。”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除了北大无奈地摇了摇头。

浙大笑了笑,“当然知道。”

全世界就你不知道你被称为“大清体校“。

.......

待得所有体测项目全过了一遍之后,浙大已经成功地被坑的脚下虚浮,大汗淋漓。

清华也有些累了,眼神却不见半点松动,“唔,看不出来你质量还不错。”

“喂,什么叫质量还不错....”浙大真·无力吐槽,“这样,可以了吗。”

“我觉得你应该还要体验一个传统。”北大抢在清华之前说了话,和清华对视了一眼。

清华:“喔,对。"

浙大:“什么?”为什么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未名湖。”清华悠悠地开口,“作为想插进这京都的一员,你应该体会一下当年新生们的待遇。”

浙大:“这关未名湖什么事儿?”

“你需要去未名湖里感受一下我们对你的欢迎。”清华眼里带上了一些回忆的味道和笑意,“走吧。”

浙大:这什么鬼传统......

【未名湖畔】

浙大:“我可以选择去跳游泳馆的跳水台吗?”

清华:“不行,未名湖有纪念意义。”

浙大:纪念意义个毛线啊,这是北大的湖。

清华:“我记得你会水,还喜欢和他们划龙舟,自己跳吧。”

浙大:“呃,能让我准备一下吗?”

清华:“随你,不跳我带北北他们去吃饭了。”看了看表。

浙大咬牙切齿:我才不会让南大和东南两个人去吃饭!

“那好,我稍微,稍微准备一下。”浙大虽不怕水,可据说这未名湖底淤泥深的很,他有点洁癖。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浙大还在观察地形。清华皱皱眉正要开口,东南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趁着浙大面朝湖水探看湖底,面无表情地送了他一掌,“我看这里水挺适中的,你还是快下去吧。“

扑通——

巨大的人形饺子掉进了未名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