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小剧场(下)

最近总在甜甜甜,要不要试一下把南调续写下去给浙大一个刀。

兄弟组合回归?

好像还是会写成刀?

————————神经错乱的作者————————

南大坐在房间里面坐了一会儿,听着房间里悠长的呼吸声,觉得有时候时光就这样过去其实也很好。比起走出去就要开始扮演的角色,实在是难得的放松。

他总是这么没心没肺,总是嚷着自己一个人待在杭州多么无聊。每次去看他的时候其实他都一个人过得很好,只有一次故意站在外面看他一个人躺在湖边的草坪上的时候,觉得那样的面无表情实在不像他。

不过再等下去外卖都要冷了,又要指手画脚的嫌弃了。

伸出手刚要摇摇他的肩膀,突然想起来他似乎什么都没穿?南大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还是俯身轻声地喊起来,“阿浙?醒醒,你的片儿川买回来了。”

那人被惊动,深吸了一口气,抽出一只手挡在双眼上,静默三秒,手背下露出的一只眼睛慢慢睁开,深蓝色缓慢地被光线浸染,整个眼睛露出来的时候,从外至内逐渐加深的蓝色瞳孔,带着某种璀璨的魔力。

随后他就习惯性地笑起来了。

南大已经马上直起了腰,背转过去就想出去,脚步略微有些慌乱。

浙大就想翻身下来,突然察觉自己什么都没穿,赶紧停住了,喊住南大,“先生!”

“咳,做什么。”南大感觉尴尬烧上了耳朵,强制自己停下了脚步,“衣服就在床上,自己拿到了穿上,外卖在茶几上,你睡了好一会儿,小心等太久冷掉了。”

“.....我都看到了。我只是想问一句。”浙大在南大看不见的背后嘴角笑的弧度越来越大。

“问什么?”南大镇定自若地接。

“谁把我从浴室里抱出来的?“浙大的笑意已然掩盖不住。

“.....明知故问。”南大丢下这句开门急匆匆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