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妒火与乱涛(3)修改结尾处

修改一下浙大最后那会儿的反应和说话方式不然太扭曲了。

北大的笑脸僵硬了一下,感情眼神全白递了!( @陟良 )

果然浙大这会儿被噎的又是说不出话来,一张脸蒸腾起团团红晕。他愣怔原地几秒,甩了甩袖子,来回踱了几步,又忽而停下,像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左手扶住因为微微偏头而滑落的刘海,袖子遮住了勾起的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顺便把左脚向后放了半步。

“唉——”站定的同时浙大叹起气来,眼帘垂下,顺势把左手也放了下来,露出一张还带红晕却不见怒气的脸。在场的清北同时困惑地看过去,北大支起扇子撑在下巴处,清华只是双手插兜平静地看过去。只有南大几乎要哀叹一声“他又开始演戏了”,然而现在显然不是拆穿的时候——不要玩的太过了——南大忧虑地祈祷着。

可无神论者的祷告是没用的。科科。

浙大叹气完睁开眼睛,竟径直迈步朝着清华走了两小步,在清华警惕的眼神底下状似无奈地停了下来,用一种清华隐约觉得在某个欠揍的人那里看过的眼神看着清华,竟然是一片深情款款和温柔宠溺

“为什么非得这样逼我说出来呢,”浙大低沉而忧伤的语调响起,除了南大司空见惯,其他三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是为你而来。本不想说出口,故意说的北大。”

“....你说的话我半个字都不信。”清华冷如万年寒冰的声音直接戳在所有人耳朵里,北大悄悄地记了他一笔账,“你要找我怎么跑来博雅塔。你找我做什么。”

“....我知你已久,自然晓得你和北大关系深。清华。”浙大把深字咬了咬,一腔哀怨的酸味几乎让北大有种欺负人的错觉,“一来不想直接打扰你,想问问北大你的近况,那些不对外公开的。看你新闻联播似的微博动态,觉得离你太远。二来,也许可以碰见你在北大这儿散步,你的院子太大了,转上一天——也未必找得到你。”最后几字带着点嘲弄,甚至夹着些许哭腔。

清华没吭声,他紧紧皱着眉头好似碰到了什么世界性难题。北大突兀地摇起扇子,挂着一点摇摇欲坠的笑。南大抽着嘴角看着浙大悄悄比的手势,不知该如何替他收场。




评论 ( 9 )
热度 ( 1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