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妒火与乱涛(3)

欢迎光临。 让我们继续。 +♥+:;;;:+♥+:;;;:+♥+:;;;:+♥+:;;;:+♥+:;;;:+♥+:;;;:+♥+ 【博雅塔】
静默的五秒钟。 

北大默默地松开了捂住嘴的手,南大早就收起了不礼貌的表情,但显然眼睛里飞快闪过“卧槽不敢相信这是什么鬼我今天是不是看错了”。 

清华只觉得气氛略奇怪,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厢反应奇快的浙大倒是已经神色百转心思千回,搜肠刮肚地想着如何解释刚刚的事情,头疼地摁住了额角。但是超负荷运转的大脑只让面部成为了最佳的散热板——他的脸更红了——那边的北大和南大便更加误会了。
(这真是悲伤的故事)

“南大先生?”清华暂且放弃了追究浙大的用心,转过来疑惑起了南大的出现。余光瞄了一眼托腮不知在想什么的北大。

“清华,好久不见。”南大左手轻轻地扣起,微笑着颔首,毫无波动的神色和挑不出错的衣着。清华挑眉,看着曾经的华约盟友,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一些违和感,下意识地眯眼多盯了他一会儿。

北大齿间溢出极轻的一声“啧”。

南大没听见旁边那人的声音,只觉得被盯得脊背窜上一层寒意,之前促使他罕见地不多作考量便决定出发的力量也开始蠢蠢欲动,“怎么了,我今日哪里不对么。”左手扣的更紧。

同时响起来的还有另一个声音。

“你看够了没,二少爷?”浙大虽然早就看出南大不太对劲,也不敢当面开口,只怕冒犯。然此刻清华这个二楞头把压迫力施加在南大身上,先不说冒犯了南大令他不快,他格外担忧刺激南大的神经,“这样盯着客人,怕是不太好吧——。”

特意拖长的尾音和威胁的语气充分表示了主人的不满。

眼见着清华约摸又要开口说些什么,而他紧皱的眉头显然昭示着这不会是什么好话,北大顾不上看戏了,连忙安抚地拍了拍僵硬的南大肩膀,脚步一横,半挡住南大,顺利地把清华目光挪开,“好了好了,清二,这么盯着南大可不太好。”

清华不知是尴尬还是单纯地觉得这话有道理,也不说话了,平静地挪开目光,看着北大手里握着一柄扇子开始惯例打圆场(一本道),“我本是来和你说声我想和南大去讨论些问题,今日便不去晨跑了。未料你们两人碰面,倒是打扰了。”前面倒还正经,后半句也字正腔圆,可惜他笑得招摇,扇子也哗啦一声展开,负手站得笔直,摆明了八卦的意味。

浙大同时接受到三个人的目光洗礼,顿觉压力颇大,不敢正视南大的疑惑眼神,怒目回视清华,“我奔波来此,你不讲待客之道,单单是问你一句北大在何处便仗着身量欺我,还有理不成?”

“……”清华正要开口又被北大表面带笑的眼神剜了一刀,抿抿嘴,平淡地开口,“第一,是你自己离我这么近的,我也不想靠近你,第二,身高不是我能控制的,你可以穿增高,第三,你大清早没有打招呼鬼鬼祟祟地进了北大校园,我怎么知道你找北北做什么。“

“竟也是来找我的?呵,我倒是不知我近来魅力如斯啊~”北大顿了顿,笑得更灿烂了,假装没看见清华黑下去的脸。南大抬起虚握的拳头,轻轻地咳了一声。

浙大不想暴露自己是跟着南大来此的,又不想和北大扯上什么关系(回去怎么解释!),思前想后,烦躁地来回踱了几步。忽然脚下一滞,想到一个有些损的办法,“罢了,你总是这样,我不过是来看看你的都不行么。“玛德破罐破摔好了。做戏做全套,浙大装出一副如释重负的羞恼模样,娇羞(雾)地一摆手半背对清华。

清华脸彻底黑了。北大扇子摇的差点飞出去。

只有南大看见了浙大偷偷比的小手势(无事),微微摇了摇头,心里暗叹这回不知道该怎么救场了。

(东南表示看得很开心) @郁十一 修改了 @陟良 你看这只清二如何(doge)

未完待续(怎么办我真的觉得北大是一种见多识广的……老油条模样)(另外浙大一碰到清二和南大就开始OOC也是没救了)(马丹浙大的官方公众号又和武大秀恩爱,我决定让华科和他打一架)

评论 ( 20 )
热度 ( 1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