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妒火与乱涛(8)(下)

(再补个细节,北大把公寓备用的房间钥匙给了南大)

(所以正文里绝对不会出现什么浙大只裹着一张浴巾这种东西)

(正直)

南大敲了敲门,没人应,隐隐约约地传来水声,就拿备用钥匙开门进去了。外卖的餐盒放在了小茶几上,衣服他踌躇了一下,把标签拿随身的小剪刀剪掉以后,怀抱着又敲了敲浴室的门。

“是南先生吗?”带着浓重的回声和潮气的声音传出来。

“衣服带回来了,我拿塑料袋给你装起来了,要递进来吗?你快点儿洗,不要又晕了。”南大提醒着,最后一句却带着调侃的意味。

“那是个意外,南先生!”里面那人恼羞成怒,哗啦啦地拧了一下毛巾上的水擦擦手,过去把门打开一条缝,伸出一只湿漉漉的爪子。

“好好好,意外。”南大敷衍地答应了一声,把塑料袋装着的衣服塞在他手里。多少还是担心他晕在浴室里,决定等他洗完再走。坐在外面的凳子上,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腿上揉了揉。

——看向那只手提袋。

盯了一会儿,南大对那个凸出来的小方块有一点好奇。但是没有主人的允许动别人的东西他是绝对做不出来的。那个分明有洁癖又跳进淤泥里滚了一圈的家伙还在浴室里,看这个架势似乎是想搓掉自己一层皮,太具有白噪声特点的水声和一上午看了一圈戏走来走去耗费心力的疲累,成功地催眠了不爱锻炼的南大。

他一开始支着脑袋,看了会儿手机。慢慢地滑了下来,脑袋枕在右手臂上睡着了。手机还虚握在手上,左手搭在腿上,左腿微微收起,右腿伸开。

没带眼镜跑出来的浙大险险地收回了脚,差一点儿被南大的腿给绊一跤。眯着眼瞧了瞧睡着的南大,去床上的手提袋里摸出眼镜盒,把眼镜戴上。浙大浑身上下还冒着潮热的水气,正准备叫醒南大,又收回了手。看了一眼被包的严实的餐盒,伸手摸了摸还是暖和的。

——他看了看长睫毛在眼镜下方投射出一小片阴影的南大,轻巧地把南大压在鼻梁上的眼镜给取了下来。忍不住伸爪子在他头发上摸了一下。

跑到一边的床上,打开餐盒他不知道是被热气蒸的还是什么——片儿川浓郁的香气——他揉了揉眼睛。


评论 ( 8 )
热度 ( 1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