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妒火与乱涛(2)

【博雅塔】

浙大对这里的景致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无非便是举国荣耀的京城里的小花园罢了。相比起来,南京虽落寞,沉稳却有余。不过都带个京字,便也受着枷锁。他可不信那人的自由是真的。散漫或者是真的?

嘁。

噫?浙大的步伐缓缓停下,漫无目的四处扫视的视线也停下来,定格——

靠在墙壁上的清华安静地把手里的书合上,无声地捏捏袖口。他原本微微踩在身后墙壁上的脚放了下来,裤脚随之滑落。疑惑地偏偏头,看向停在原地距离他三米远的,额,那是谁来着?奇怪的徽章......

该死,我没走错啊,为什么他在这里。不对,我这就停下来做什么,难不成我还怕他不成?!浙大愣神一瞬,懊恼地抬起虚握的拳头咳了一声,又向前急急走了几步,企图掩饰自己的失误。

清华(体校)感知相当敏锐,轻而易举地发现了面前这位不请自来浑身写满“high level"的客人的些微慌乱。很快那个奇怪的徽章就让他想起了客人的身份——杭州的土豪贵族——求是鹰徽章爱好者浙大。这家伙千里迢迢地跑来京都作甚,杭州的纸醉金迷怎么没把他缠住?虽然对于这家伙近年过分活跃的表现不怎么感冒,但是他也隐约察觉到客人的野心不小。没人会对一个威胁巨大的敌人多么友好。(你就没对哪个学校感冒过除了北大!额还有燕京)

清华"友好”地站直了身子,打起招呼,“浙大,怎么突然来了北京,有什么急事吗?”(有你这么单刀直入打招呼的么卧槽?)

浙大作茧自缚地离清华太近了,以至于清华站直了以后他只觉得强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他本已经算相当高大的了,可这回他总算亲身体会了一下一米九的清华对别人的“友善”,他硬着头皮没有后退,反而呼了一口气,笑着仰起头回道,“怎么,客人来了连招待都不招待一下?”

有趣。“这里是博雅塔,你应该不是我的客人?"清华罕见地笑起来,冰川脸微笑幅度不大,但效果显然很好。

我是眼花了吗?浙大嘴角的笑意凝固了,“那你知道这主人在何处吗?”罢了不多做纠缠,反正这下可以肯定南大显然是在北大那里。

很好,又是北大招惹的桃花!想和我抢地位就罢了,谅你也暂时没可能动摇得了。不好好待在杭州,跑这北京来做什么,也太痴心妄想了——清华看着浙大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怒气升腾,屈腰正打算开口——

【半刻钟前   未名湖畔】

一阵寒暄。

“家父过世多年,不敢承你尊称。我,呵,我哪里当得起当年的威名?”南大挂着略微苦涩地微笑,挡住了北大为他倒茶的手,把茶壶接过,自己斟满了茶水,“今日非来此谈这些陈年旧事的,年年谈这些也颇没有意思。”

北大虽则平日惯是被捧着的,心里也有杆秤,南大当年为他输送的血液至今仍在熠熠生辉,刚刚不经意感觉到南大不大正常的低体温,他心下有一些微动,“那便不提,今日却是来与我谈些什么?”他几不可察地低头看了看表,收到南大的短信其实是晚上,但他那时候早睡着了,只为了早上不被强迫他晨跑的清华直接拎出被窝。

“很久没有见面了,不知你是否还如当初性喜家国政治和无用之用啊。”南大笑了笑,看见北大亮起来的眼睛。

北大心动了,他平日多和清华谈论的都是些科研,和人大共同语言又少得可怜,他有些担忧再这样下去约摸快忘了自己还是五四好青年。不过在那之前,他需要让等他晨跑的清华先回去,只打电话是不行的,肯定会被当作赖床不起,唉。

"当然未改,不过,可否先让我去和清华打声招呼?本是约好一同晨跑的。(其实是清华单方面强迫啊啊啊啊啊体校!)”北大语气里漏出几分咬牙切齿,南大听了愕然之余也有些发笑。

“那我也一同前往,去打声招呼吧。”南大温柔地笑着。北大点点头,示意人把茶具皆收了下去。便一路搭话向博雅塔走去

【博雅塔】

北大和南大的对话戛然而止,双双瞠目结舌地看着那边的两人。

逆光之下,一高一矮的风度翩翩的两人目光(杀气)胶着(其实是瞪),清华微微弯腰作势接近浙大的脸,浙大紧张却不肯后退,侧脸红晕(气的)愈发显得轮廓精致秀丽。

清华率先侧过脸来,看见了那边僵硬的两人。

下一秒,浙大左脚后退半步,也跟着侧过脸来,一眼看见了呆住的南大(内心蒙了一下)

(感觉要发生命案了——)

(别急东南都还没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