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妒火与乱涛(1)

好吧,如果你打算点进来:

一、拒绝人参公鸡

二、这就是不负责任的脑洞

三、这锅我不一个人背 @郁十一 看她看她看她!

四、如果你还是要继续看.......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祝你好运!

——————————我是分割线——————————

我们都知道——好吧不知道也没事——薛定谔有只可怜的猫。

那么,和我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有什么关系呢?

当你打开盒子的时候,你才能确定它是死还是活,你又怎么确定,另一个世界里故事没有别的结局和走向呢?

那首南山南一刀捅开高校们的爱恨情仇,清华真的无动于衷吗?

浙大执着地闯进TOP2的世界,有没有别的目的?

南大如果鼓起勇气,是否真的北上一诉衷情?

高校们意外地冲突和交错的思维回路,又会演出什么剧情?

——————————破坏画风分割线————————

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你确定这是正剧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怪了(集体吃错药系列包括作者)

——————————(doge)×3——————————

“我想去北方看看。”南大眼里是他浙大从没看见过的光芒,一心想和东南拼到底的浙大突然发现,其实他可能一直忽略了华五高校们的共同点,或者说,因为近年不断膨胀的自己而无视的一个特点。

对于首都的觊觎。对于那两个长久站在云端的家伙的嫉恨也好憧憬也好。都是一种抑制不住的感情。

他们几个多有对于院系调整的惨痛记忆,一下子从顶端跌落,除了对于夺走自己的果实或者分裂出去的胞兄胞弟的复杂感官,还有便是对于一下子应运而“升”的清北,不知所措的心情。看着他们,越照应现今的落魄,越痛苦自己的过去,越痴迷于向他们靠近。

他本来以为按南大的性格应当就算是能做到平淡地回应清北,也不可能会有这样强烈的追逐欲望。

“......今日就不多留你了。我需要收拾一下。”南大其实也只是一时兴起。南京已经困住他太久,他疲于一日一日看着充斥着历史陈腐味道的市区,空气里也都是历史的烂朽。

“你,你来真的?”浙大蹙眉,看着罕见地充满活力的南大心里开始动摇——如果他真的开始向往北京,杭州无论如何都留不住他。我要一起去看看吗?浙大不确定。

南大说着便起身送客,虽是有些失礼,温和的动作里面也夹着强硬。浙大觉得今天真是见鬼了,不然就是——南大吃错了药。

【第二天  南京站】

浙大没有回去,眼见着南大的身影消失在检票闸门,东南哀怨(划掉)生气地目送南大离开。他迟疑地拿出同一趟列车的票,在人群中混夹着进去了。

前往北京的路上浙大想了很多,南大到底是去见谁的?除了清北其他的北京高校他还真不怕,只是那是别人的地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得到在杭州的如鱼得水。北大还好,一旦要和清二,啧,那个冰川脸,一点都不好从他手里抢食(划掉)抢人。

【北京】

南大瞧了一眼从南京带来的行李,放弃了挤地铁的想法。浙大爷则是从来都没想过要挤北京的地铁。眼见着南大招了一辆出租车,风衣一角一闪就消失在车流中,浙大有些心急地招来另一辆车。他不知道南大到底是去找谁的,虽然基本可以肯定是去找清北的。

“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

“嘿,小伙子,该不会是干啥坏事儿的吧,长得挺正派,这是想做啥?”

“没什么,和我那位吵架了,他这不是来北京玩儿了么,我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您看。”浙大晃了晃手里的绒布盒子,人畜无害还带着点哀伤(看脸)的微笑和那绒布盒子的质感顿时扫除了一脸八卦正气的出租车司机的疑惑。

“哟,戒指都买上了,这年头动作都够快嘛,你看上去才二十出头?二十二?二十三?可别拿个淘宝戒指哄媳妇儿啊。”

“当然不,这是定制的。”浙大一听出租车司机的称呼马上就笑了出来,心道这可是自己做金工的第一个作品。(扶额)

喔不,等等!为什么前面那辆车不见了!没顾得上继续听出租车司机喋喋不休,浙大瞪大眼睛眼睁睁看着因为红灯消失在前方的那辆车,心里发出悲痛崩溃的哀鸣呼喊。(感觉其实没什么差别 冷漠.jpg)

“师傅,前面那辆车这下怎么追啊?”浙大阴森森虚弱地问唾沫横飞的司机。

“嘿,没事儿,这会儿一看就晓得那辆车是去哪儿的。你媳妇儿不对,你女朋友还在上大学吧。”

上大学......浙大默默地觉得有点(屏蔽),“是啊,您怎么知道?”

“嗨,这不就是去清华北大的路么,平时也挺多外地人去的。”司机完全没有感受到后座浙大的怨念,“这是没考上来这里观摩的吧。”

“.......是吧,他一直憧憬来看看。”浙大心里有点古怪(万一他们去考高考能上清北吗),不行,这个字不能再提了。(谁叫你污来着doge

“哎呀,咱们这清华北大呀,blablabla.......”浙大被迫被京都一大CP塞了一嘴狗粮,默默地摸出一瓶水浇浇火。

【中关村北大街】

一阵凉风飘过,卷起又放下一片落叶。南大的身影显然已经不见了。

浙大一脚迈过那片落叶,心有点塞。看着面前靠的那么近的京都两只地头——龙。想起了自己注定异地恋的悲惨人生。

——算了,先去燕园看看,比起清二,虽然北大的傲气有时候也不让他感觉多好受,起码他家地块儿小啊。浙大抬脚走向博雅塔。

他没有注意身后一对双色眼睛含着不明的意味注视了他好一阵。

东南缓缓地走出来,双手插袋。

冷笑一声,踩碎了那片落叶,“都聚在这京城呢。”(作者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