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妒火与乱涛(6)

       东南本来不耐烦地看着哥哥使劲搓着那家伙的脸,而那家伙笑得完全不似平时那般精明又骄傲,蠢呼呼地跟什么似的,只是稍微走一下神就听见哥哥的一声小声的惊呼,然后那个沾了一身水和淤泥的家伙就一下子往前一栽——南大艰难地接住了比他高半个头的浙大——东南黑着脸从哥哥手里拖出浙大,半点都不温柔地架起来。

       北大倏地站直了往这边看了看,“这是脱力了还是怎么,快去校医院看看吧。清华?”东南虽然比南大力气大些,毕竟个子不够,这样背过去大约相当于拖过去的。清华嫌弃地扫视了一下浙大一身湿哒哒脏兮兮的衣服,还是走过去一个公主抱就把浙大拦腰抱起。东南看见这个姿势忍不住想笑,北大已经手脚极快地拍照“留念”,拍完还笑眯眯地冲着清华比了个手势,“还不快去,等下浙大出了事你可是要担责任的。”

       清华:“哼。”

       清华人高腿长,虽说对抱着的这个家伙相当嫌弃,但在正事上也是不含糊的,说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也没想要把他折腾过了,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罢了,不成想弄成这么个模样,这么有耐心,万一总是来北京他可吃不消。清华表示打定主意让上交和南大把他带会去拴住不要乱跑。

        “......你放我下来。“浙大并没有昏过去,他只是轻度的低血糖加体力消耗过度,刚刚眼前发黑脚底发软,控制不住向前栽倒,还没来得及开口又被清华抱起来一路奔跑,颠簸得他有种生无可恋的眩晕感和呕吐感,“我...只是...低血糖,给我...吃点东西就够..了。”

       “谁知道,你还是去检查一下吧。等会儿出了什么问题,也和我没关系。”清华毫不留情地回了浙大。“....冷血....大魔王....”浙大的脑袋没有垫好位置,眼前一阵黑一阵白,仅留的一点力气也用来吐槽清华了。

       清华:你再吐槽一句我就把你给东南去背。

       校医看见这一身淤泥的病人也是目瞪口呆,检查了一番以后确定他只是低血糖和体力不足,拿来些糖和热水,浙大自己撑着去洗干净了脸,喝了些水,又吃了点糖休息了一会儿,其他人也在他检查时纷纷赶到。

      第一个冲进门的是南大,气喘吁吁地撑着膝盖休息了几秒,直起腰看向半仰躺在凳子上的浙大总算舒了一口气。浙大艰难地撑起来去洗脸时,摆摆手示意正欲起身的南大不需要搀扶,偏过头看了一眼清华。

      东南跟着哥哥踏进了门,北大悠哉悠哉地迟迟赶到。

       浙大缓过一口气来,下意识往衣领摸了一下,突然变了脸色,蹭的一下站起来一个踉跄,差点又要磕在地上。站的最近的清华脸色也变了,一把拎住他的衣服,一边拽起一只胳膊,把浙大摁回椅子上,”你是来作死的吗?“

        浙大此刻处于混乱状态中,愤怒地甩了甩清华的手(甩不动),无力地用另一只手扶了扶额头,”我的求是鹰。“

        (未完待续) @郁十一 

评论 ( 66 )
热度 ( 1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