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鲸

浙南/贾尼/莫强求/叶喻
不吃安利
浙南is rio!!!!!!!

番二外续

       致先生

       我没有想过要把这封信寄出去,也没有想过上面的称呼落笔后到底该写什么。事实上称呼落笔以后,我把它搁在案头已逾数月。(轻微叹息)

       取墨,端砚,盛水,研墨,蘸墨,膏笔。提笔又放下。呆坐半夜,洗笔洗砚。我不知道金陵城的消息,我也没有再刻意去留意。然后发觉一旦不再刻意地去寻找那个城市,南京两个字就和潮水一般,本环绕周身却顷刻消散。(顿住)和你一样。

       也许信件不适合我,我把我的话都录下来了。它也许有一天能被人听见,不知道听见的人会不会告诉你。(眯眼微笑)

      也许上一次我确实,不对,不是上一次,应该叫最后一次(漠然)——那应该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肯定语气)。我不请求你原谅,没有谁可以完全符合另一个人的模具,我从不奢求(低沉)。我不过是想告诉你,没有人没有欲望,没有人没有野心,只是大约我无法接受你的眼光里含着恐惧和疏离(降调)。多么可笑啊,你居然开始害怕和我一样,和我一样有什么不好,一旦他们都被你收回来,你就再也不用忍受跪着的日子,再也不用忍受被世人忽视的冷漠,再也不用死死地攥着那几张校史永远也停不下的难过!(恨恨地说完,咳嗽声)

        (倒茶喝水)

        (杯盏落下)

       呵,有什么不好呢?有什么不好吗?有什么不好啊?(声调上扬)金陵已经不在了,她的名字也快被所有人忘记了(轻声,几乎消音)。国立中央还被记得那是因为什么(冷笑)。(顿住)我,我,抱歉,我又提这些。(苦笑)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我没有想过逼你和我一起。(低沉)是的没错,重新融合我对他们没有什么悔恨,因为他们是愿意的,最后剩下的是我,我曾感觉到他们消散前最后的愿望,变得更好。(轻笑)浙大这个名字,就算没有了国立,也可以重新在杭州亮起来。 (平淡)

       好啦,讲点轻松的如何?(温柔)

       你总是来去匆匆,约摸也没有在杭州好好地走过。(遗憾)西湖也只是瞥了一眼,那可和你南京城常去的玄武湖不大一样啊。我很多次都想带你去那里好好地放松一下,奈何金陵事物繁杂若斯, 你的身体也不耐得吹,便没法久待。我一人前去,总是满眼西湖边不会少的伉俪。孤身一人,未免显得过分凄苦。杭州满眼的绿意,都是些云游各地的来客与和善的住户,天气晴好,也不甚热,糕点想来你也是喜的。起码比起南京(顿住)要好得多。满眼的三民主义树,想来你也没法淡忘了。(轻嘲)

       说起这个,不知道你弟弟妹妹那么多,能不能顾得上照顾自己。(叹气)这么多年啦,一辈又一辈他们走马灯似的转,我也不知为何我居然还在(笑),而少有变化。我原以为一睁眼的已是他人,未曾想(顿住)他们就把后面的事务一并交给我了。

       真是偷懒的家伙(意味不明的笑声)。不过也好,我还可以看见你。我既希望你不再沉默地待在鼓楼,又不希望你走出去,我不知道那时候醒来的是你,还是崭新的人呢。我想,(放慢语速)我可能很难承受那样的结果。我也是矛盾的。

       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心心念念最后落得如此是个什么。(笑)但如果你确实觉得弟妹绕膝便不再孤单,也确实和我等凡俗不同,一心向着天空而去,说不得,你确实并不需要我。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哪日归来我令你满眼陌生,你个怀旧的家伙又要难过啦。

       愿你一切安好。愿北大楼的天空永远澄澈,愿你的星星越来越多,这样,我想见你的时候,看看星空就好啦。(越说越轻)

       听见的人,如果你是先生,谢谢你听到最后。如果不是,请你收好它,如果先生不愿意要,请把它装进我的盒子里。对,你知道是什么盒子(笑)。

        晚安。

                                                                                                                                                                                                                           浙大

                                                                                                       于杭州

 @郁十一 

       

评论 ( 7 )
热度 ( 5 )

© 南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