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画风永远温柔不起来的两个基友。

以及怎么写都腐不起来的两个好兄弟。

日常_(:зゝ∠)_。

废话到此完毕。

————————————————————————

“最近你歌单里情歌倒是多。”上交悠闲自在地翘着二郎腿,毫无形象瘫在椅子上喝着啤酒。

“.......”浙大闭了闭眼,没有说话。

“莫不是那些歌能给你错觉,他心慕你吧。”上交音调一路戏谑花哨地打了几个转。啧,没想到这货还有这么少女的心,不,少男的心。

浙大抬眼,冷淡地横扫他一眼。袖子遮掩下的手指却嵌进了掌心。

“你还别说,你和他真是越来越有几分相似了。“骤然下降的气温让上交挑挑眉,似是随口提了一句,”不过这长相么,天生使然却也难改。“

“自是比不得亲生弟弟像。”浙大干巴巴地接了一句,“像又如何,脾气一点都不和。”

“嗤,好大的酸味。”上交换了条长腿翘起来,打了个嗝,“不是我说,你——”

“不是你说你还说个ball。”浙大毫不讲理地打断了上交的话,“哪里酸了,你该是闻到了自己身上啤酒和过度分泌的汗液混杂细菌发酵的味道吧。”

“......"我哪里来的这么拆台的兄弟!上交心里一边泪流满面,一边还是企图给自家兄弟醒个脑,”你倒是听我说一句,别老是——“打断我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又被浙大噎回去了。

“我不是已经听你说了一句了么。”浙大半点都不让步,“你若非要一意孤行地和我谈这个,等会我和复旦聊聊你最近的风流债。”

“鬼才信你我家旦旦会和你畅谈。”上交头一回为浙大的脾气感到头痛,”东南脾气你也知道不好,干嘛老是去招惹南大?“

“不招惹南大我招惹谁,你吗?”浙大翻了个白眼,“你家旦旦?她有回过你任何一条消息吗?不试试怎么知道她会不会理我。多少还有一线.......”

“一线又如何,一线你也不能做什么!“上交每每涉及到复旦的问题就沉不住气。这个老是以风流潇洒的形象出现的老男人也有沉不住气的一天,真是有意思,浙大解气地想着,”大不了我宣布你和我出柜。“

“宣布就宣布,反正没人相信。”上交见浙大不再提及复旦,这样的他可没什么好在乎的。

“你倒是洒脱,我却不想总和你的名字黏在一起。”浙大施施然丢出一句话,“我就不信了,我还争不过一个毛头小子。不过是硬改了诞辰,强行拼上的双生,我倒要看看他如何收场。“

“罢罢罢,你的事我管不了,我的事你也莫管。不过你动东南,小心南大找你算账。”上交从来没有这么明确发现他们之间的这方面的观念隔了一条马里亚纳海沟。他也能感受到浙大对于他看上复旦也表示不可置信以及无法理解。

“我还没那么无耻,这些话也不过私底下说说,你可莫要告诉南先生。单单就他东南闷葫芦的性格,就别想和我争。你不明说,我会。你不争,不代表我不抢。”浙大并不是喜欢总沉浸于负面情绪的人,就这么会儿已经缓过来。瞧了一眼又长腿一搭变回躺在长椅上的姿势的上交,忍不住一捶他肚子,“再这样喝下去拜托你考虑一下你胃的感受!”

“嗷——你捶这一拳也没考虑我的胃的感受啊!”

“我这是在帮你催吐,省得你酒精中毒。刚刚挂上的交大红又要摘了。”浙大没好气地回答,“借酒浇愁算个什么,要不就放弃,要不别老是四处闲逛拈花惹草,没看见那群YY的小家伙都不支持复旦和你在一起了么。”

“切,还说我,你看看那群南京系,邪教不算,哪个看好你和南大?你我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话谁。”上交早就习惯了嘴炮模式,反正两个人皮厚心黑,压根就不怕。

“总之,还是你更惨。你不改这辈子复旦都不会公开理你。”

“谁讲的,你凑上去人家都不一定理你,远在杭州,谁知道他们在南京做什么,异地恋小心呼伦贝尔大草原。”

“你自己就造了一个乱七八糟的花园,还扒了别人的墙头,还能笑话我?“

“单单就你和武大那一场,华科已经记了你一笔,南大嘛,你说没反应你也输,有反应,东南想安慰那简直轻而易举。”

“交际花大。"

“破造船厂。”

“蓝翔他哥。”

“三墩小弟。“

“彼此彼此。”两人不约而同又结束了互相捅刀的对话,这不过是这对奇葩基友的日常而已。

_(:зゝ∠)_谢谢观看。落幕。


评论 ( 22 )
热度 ( 1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