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疑(港大有点萌)

自打上回香港中文见识了大陆各校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后,香港大学坐不住了。他想拜访一下那位把状元吸引的神魂颠倒还让他连续两年被头条关照()的,北,大。

他随着自己这任的管理者一路北上,感受了一遍四季。

然后在北京柳絮热情的迎接下感受了春天的洗礼。(这大宇宙的恶意)

“港大?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今天天气还不错,你来的正好。”北大微笑着迎上去,红色的针织围巾厚实地裹在脖子上。还没等港大回答,清华紧接着从后面晃出来,手里拎着一件看上去就很热的羊毛大衣,“你的外套。记性。”一贯地言简意赅,长臂一抬套在北大身上。

港大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风衣。没错啊,真的是春天。

北大微笑着回望了清华一眼。清华细不可查地抬了嘴角。

“......”港大莫名地想捂眼睛。艰难地咽了咽,几不可察地往后退了退,“你们好,今天天气,额,确实不错,雾霾倒是没有传闻里那么严重,不过,咳,咳咳咳——”

清华的目光这才转过来,警惕地看着靠近北大的“病原体”。虽然是过敏,谁知道他有没有感冒?

“你这应是过敏了罢。”北大关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需要去我那儿看看医生吗?“

在清华目光洗礼下下意识打了个哆嗦的港大立刻拒绝了,并非常矜持地后退了一步,“不,不用了,多谢你的好意,我有随行私人医生,就不麻烦您了。”

“那您不打紧吗?”北大体贴地没有继续向前靠近港大,虽然这个谈话距离稍微有些远。清华满意地看着安全距离被空出来。

“不打紧,不打紧。”我靠近你才是真打紧了。港大默默地在心里揉搓了清华几遍。大陆的高校们真是越来越强势了。

“那么这次来,所为何事?”北大双手一摊,又十指交叉垂下去,虽是语气平和,却恢复了官方的腔调。清华安静地在左后方做壁花。

“香港你们也知,近年虽则还是金碧辉煌,内里却有些。恩,我校的风格多半源自那时,这些年虽也招了不少大陆的学生,可惜他们适应我港的方式也很是费工夫。这次来,是想再和您多做交流,毕竟我们确实有不少可以互相学习的。我也,不想囿于我香港的位置。”港大坦然地说着,没有忽略清华走神的样子。可以不要这么无视我么?(港大忧伤地在角落画圈圈。)

“您说笑了,香港的境况比起大陆的城市们也还是很有优势的。”北大低低地笑了两声,"至于您那自由的风格,也却是和我大陆颇有不同。非常欢迎来访,来一次也不容易,便随我去我住处的侧屋吧,如若不嫌?”

清华皱起了眉头,却也知道不说此话并不和待客之道,也未出声反对。

“贵舍古拙风韵,当然十分荣幸,何来嫌弃一说。”港大自觉心累,一面学着这客套的话应答,一面还要抵挡来自清华几近实质性的不满目光。我什么都没干!明明还是你们总抢走学生好吗。

【是夜】

”你要去哪儿?“清华疑惑地看着欲推门而出的北大。

”喔,不必担心,我只是去和客人商量一下白天提的那些建议。“北大回头,柔软的刘海拂过额际,琥珀色的眼睛微微地含笑,看了看清华的脸色,”很快就回来,恩?你可以先去休息。“

”当心着凉。“清华本想拉住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吐出这几个字,声音低沉,”早些回来。“

"好。“北大笑得眉眼舒展,说着正要抬脚出去,顿了顿,足下一转,在清华困惑地眼神中欺身攀附住他的肩膀,在清华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柔软的触觉一闪而过。

“走了。”北大转身合上门,留清华钉在原地久久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