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旧梗和新事

今天刷微博又在南大官博底下的相关推荐看见了南昌大学一个(不是南昌大学本体官博!)平台号在话题早安,南大里面发消息。
开启了吐槽模式……
不想破坏和平了的两校,只是来填个洞的。不打tag。不气不撕。我的高中同学就有写自己是南大的。恩,我决定和其少往来。

“我说,人家都欺至名号上来了,你怎不怒?”浙大半开玩笑半试探地问,悠悠地踱着步子。
“我不是已经表达了严重关切么。”南大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早料到有这一天,这名号虽也是几度易得,也不是拱手相让的。哝,文书在此。”
浙大随意偏头看了一眼,“你以为,这玩意儿他们会管?”
“……都是高校。何况,我那不成器的后辈好歹也做了他的校长,虽说还是被带走了。”南大顿了顿,“他们道是我教的好学生,干事不厚道,硬生生给人换了名头,最后么……”
“最后,南大的学生教南大的学生喊学校昌大,被查水表以后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名正言顺地喊回去了,我说的,可对?”浙大扬扬眉头,语气一本正经,活像央视新闻联播男主持,十分顺溜地把后半段被冷笑占去的话接上。
“你倒是知晓得清楚,你不是造船的么,向来瞧不起那儿丘陵里的学生。”南大不为所动,完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说起查水表,你的水表大约和那屋子里的是一块儿吧。”
奈何浙大完全不肯善罢甘休,也不在意南大后半段的嘲讽,“不是一块儿的我哪里有今天,他也占了不少便宜,这是交换。你别转移话题,瞧你那黑眼圈,这事儿不完你耳根也清净不了。我说,你还是请上头给你做个主,好歹你那文书还是上头批了字的,他总不能不管。”
“……也好。”南大皱眉,“可我并不愿闹大,不管如何,学生们都是无辜的。”
“无辜无辜,你就是心软,这么些年可不会是真入了空门吧?啊?”浙大边摇头边拿曲起的中指敲南大的额头,“这办法虽说看着有点仗势欺人,快点了断也好,等风头过去了才是真的。有势不用乃浪费!”
“胡言。势非万能,权不滥用。你还是修修心气儿的好,看你嘴角的燎泡。”南大白了他一眼,抬手一推拂开作怪的爪子。心道这家伙拼创业率疯魔了,连仪容都顾不上休整。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先生,您还是快去吧。群众皆凑热闹不嫌事大,越拖越糟糕。快去快去。”不说还好,这一说,浙大这才回过神发觉嘴角的燎泡已然火辣辣的,更让他心情不好的是被南大看见了,抽着嘴角巴不得他快点儿走快点儿忘记这尊容。
“我这就启程。你倒是别忘了这儿。”南大抬手指指嘴角,未等浙大跳脚,衣袍款款地笑着离开了。
留浙大愤愤地一甩袖子,“老子这就治去!好心劝你还笑大爷我!”
……
“您看这事儿,可能助我一臂之力?这还是当初您盖的文书,我不愿两校颜面受损,可否劳动您搭把手?”南大温温和和地行礼。
“唔,我知道了。这事儿也不大嘛,就一简称,又没跟您争那国立……(含糊),您和那位这么多年不是还情谊长青么。您看我们这儿也还忙着高考改革,两校协商一下,发个声明不就完事儿了?何必劳动您跑这一趟?我也不是什么都插个手,也不怎么像话嘛,您说是这个理儿不是?”
“……多谢。是南……京叨扰了。这就和南昌大学商议去,不麻烦您出手了。”南先生接的很顺,没有流露半分不满和责怪,细微的停顿不知对面的身影有没有察觉,不过大约察觉了也不会有所动容,装聋作哑的功夫可是一流的。
背影挺拔,也不知是南京的秋意一年常在,还是他本就属于萧索,分明带了模糊的轮廓泛出的孤寂。
……
“嘿,这算个什么,你不抱怨?你不再访?你就不生气?还不生气?”浙大的燎泡好多了,看见南大还是下意识遮了遮嘴角。
“得了,再生气小心复发。我不着急你急什么。”南大抿了口茶,面上看不出喜怒,话里嘲讽却是显而易见的。
“喂,我在关心你,能不能领点儿情,给我点儿面子啊,啊?”浙大气不打一处来,憋住了没翻白眼,却也不好总戳南大痛处。换了个说法,“那以后我和你说早安怎么办,一点开新浪微博早安南大底下明晃晃杵着一个南昌。”
“你和我说早安做什么,还隔空喊话?不晓得的还以为我天天在杭州过夜,我家那小子又要来你造船厂搅局了。小心他把你模型拆个干净。”
“拆就拆,我造个模型直接3D打印就好,随他去。”浙大完全不在乎那点成本,执着地追问,“你看我喊了你那么多年先生,也没见你回报我什么,不如你以后给我个晚安如何?我也不强求你,只要我能看见就成。”
“行。那今日我就先回去了。你嘴角还没好,少吃点川大送的辣椒吧。”
“你!我我我,好走不送。”浙大又炸毛了……

话说和南大待久了都像猫了怎么破……梗在里面,应该不难找出来?
紫金港造船厂。教育/部的两校自行协商。新浪早安南大的话题里的南昌大学。最近总是互道晚安的两校官博。南京大学的一个学生曾是南昌大学校长,以贪腐罪名带走,为南昌大学做出了很多贡献。水表,浙大是浙江省的亲儿子。浙大不收江西文科生。南大顿的那一下是在吞回大字。浙大甩袖子是因为他又穿汉服晃荡了。燎泡,浙大的创业氛围浓厚比较浮躁。严重关切那个话应该很熟悉,就是外交用语,没什么X用的那种。
完。

评论
热度 ( 2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