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无题

风云无测,一如少女心事如波。

我还记得哪日星辉飘盈小池,山泉淙淙,①

赤脚逃出后门,踩着泥土如风,

那时没有你只有我,

一田的蛙鸣变奏,

一片的看麦娘莹,②

童年孤独地穿梭,

耳边空旷的风吹过,

坐在山头,看着月亮,

又想眺望远处,但那只不过是矮丘,

矮丘后面藏着去往远方的火车,③

更多时,不愿明白院子上方是那四角天空,

在一页页书里,在没有旁人的想象里,

童年忽然就消失了,就像那一年的大雪和炭火,

下过以后,太阳出来,

金色的薄薄一层,却含化了那一片素色,

薄荷的味道连带着湮灭的还有笑声,

那些只剩画面却失声的哑剧,

时不时还在陈年的梦境里出现,

炭火盆上,有妈妈的絮语,有烤焦的袜子,④

还有聚在一起的,大手掌和小手掌。

就像那一年缝歪的针脚,就像那一年误闯的小路,

命运忽然就到了这里,你在云端,只剩下我。

歪掉的设想⑤,幽幽的竹影,冷色的天空。

当年对着矮丘中的空谷我曾放声歌唱,朗诵,

它大方地接受,并荡出一波又一波回声,

如今余音还在胸口氤氲成茧,却不知道等不等得到它化蝶的一天。

有一天,也许你会微笑地就座⑥,

木质廊门,竹席棉榻,

青帘半卷,山笋挂露,

院中一缸莲花开得半酣,鸟儿醒的正好,

茶香随着沸腾声渐渐升腾。

我那一钵飘萍心事⑦,也碧绿如滴。

我望着你,你看着我。

那些碧色,就是我的话,

就是我送你的礼物,我所有记忆的时光。

就是我的浪漫

南先生。



①未曾开发的后山有水田和泉水

②一种杂草

③小火车站

④08年南方冰雪

⑤转科

⑥幻梦相见

⑦很久以前看的一首诗,名字已经忘记了,最后留下的就是“飘萍心事”四个字。

评论
热度 ( 2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