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上海西南某高校初稿人设(好了不要吐槽我的服饰,我已经很努力了初稿不打tag立体形象细节补充后期增加)

上海交通大学

性别:男(不变更)

称呼:交际花大(旦旦儿怒称),上交哥哥(华师),交大爷/闵行客(浙大戏称所谓:北蓝翔,南闵行),上交先生(南大客气称呼),上交(通称),上海西南某高校(西交等)

年龄:官方实际年龄一百二十岁,根据情节设定年龄为三十三岁。(老奸巨猾)

外貌特征:具有十足的上海气质,受到国际影响较深。

          平缓眉,眼尾微挑,轮廓分明,狐狸眼偏润,又多一分调笑。相较于浙大带傲气的眼神,他的眼神让你觉得爱情的海洋微光荡漾。唇薄常笑,微开如含玫瑰(真的很会撩)。偏分头,发尾深蓝(校徽色)。但是做学术的时候,完全是另一幅样子,眼神冷肃,面孔绷紧。那是属于科学研究者共同的骄傲和原则。

           身高?你猜?一米八五,就是不多不少比浙大高了一点儿。帆船赛一把好手(可以查到上交的帆船赛),因而双臂相当有力,富有活力与生机的肢体。是难得可以称之为力量美的校拟人物之一。

服饰穿着:格子衫牛仔裤和轻便的球鞋是标配(这个不用多说),但是他永远都是要解开两颗的。锁骨分明。不喜欢眼镜阻碍视线,所以戴的是lunor无框眼镜。(圆形细金属框 平光 乔布斯同款)正式装束是标准的欧式西装,白色衬衣深蓝斜纹领带,双排扣紧身马甲,和复旦等(居然有个等!)见面时喜欢变花朵出来送给他们。但是只有复旦能收到白色玫瑰。和浙大一样会间歇中二,会穿着欧洲古代贵族衣物(上交有欧洲文化高研院)在极具西方古典主义的罗写柯林斯柱式风格和巴洛克风格的图书馆(总之就是欧式风格非常华贵)的小露台上独自一人喝葡萄酒。

喜好:和复旦表白(....),试图学习做一个文采斐然的情话写手(.....).科研医法(也是有正经样子的),和浙大分享

日常:(欢迎补充,脑洞再大根据现有资料我还是写不出来)练习魔术,时常借故散步(中间那么大一块儿)去复旦那里坐一会儿,然后被作息严谨的妹子赶回去。有时候会和华师去幼儿园等地方和小朋友们玩儿。也会联合为自家学生找出路(联合办招聘会)

厌恶:不思进取,老而无为。(所以事实上是和南大的作风完全相悖的,也是为什么和浙大比较投机)

感情:

复旦:总是离你一步之遥。(加德尔一步之遥BGM下写的上交人设)“你看我时很远,看云时很近。”虽然复旦频繁地受到负面新闻影响,但对于上交来说,她就是他眼里的明珠,“旦复旦兮,日月光华”无论是什么样的泥淖,都无损他对于自认为独一无二的心中光芒。

华师:浪子旧爱。他无法改变自己曾表露的感情,无法收回从前的行迹,但好在,华师也在成长。等这个小妹一样的人长大,他就可以放心了。

浙大:惺惺相惜(中二病患者),也从不觉得对方会是什么阻碍,都心怀高傲。关系不错。

南大:保持客气,不认同发展模式,但是知道历史遗留问题,也因为浙大的态度有所保留地对待。

西安交大:面上都保持着思源的统一面孔。一面是西交暗地指责上交滥用交大之称呼,还不归还借去的旧物,暗讽逃兵。一面是上交对于身处西安的兄弟隐约地居高临下,且坚持自己才是交大最正派的后代。因为庆贺2016年校庆官微单线联系导致西交等似乎遭遇不平待遇。但是复旦的举止(一个交通大学都不艾特)让西交好好地笑了一阵。

 @郁十一  @轻型宇宙探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