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招黑日常

刚闭关出来,南大随手拿起一根灰色发带拢住头发,绑一个简单的结。
想起上次被南师系成蝴蝶结和拍照的浙大忍笑的东南,他脸黑了黑。
嘴角却无奈地勾起。

从文史哲大厚本里脱开思绪的北大还迟迟处于思维发散状态,从桌角的咖啡色想到咖啡想到方糖想到奶油面包然后就饿了……
清华面无表情地拿刚热的盒饭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喂,去洗手,不然我不保证等下给你的调料是不是从实验室拿的。”
“你就给我吃这个?”

高挑纤瘦的旦旦伏案作业,疲倦至极地揉揉太阳穴。
“怎么,累了,要来这里休息一下吗?”上交一如既往懒洋洋地调笑口吻,张开双臂。
“……”旦旦瞟了一眼。
好吧,不想理他。

“叮”
周期性黑评论区,你们倒是关注一下啊。南大难得吐槽,扶额看着被围攻的官微。
不过孩子们很听话。
这就够了。

开开心心让清华付钱吃年夜饭的北大,兴致勃勃地把图po了上去。
“……竖子无状。”清华本是面瘫着看着这条微博,刷新评论区轻轻地骂了一句。
“恩?(⊙_⊙)怎么了?”“没事,你不吃?”
“不要抢我的水煮肉片!”
北大懒得理会评论区,反正他站着也好躺着也好都会中枪,习惯就行了。
抢肉片比较重要。

“……”旦旦嘴唇发白地看着负责人员告诉她的事情。
“莫怕,不是你的错,下次让他们看严一些,恩?”上交轻轻摸摸她的头。
“好啦,我家旦旦儿要坚强。”
“……(谁你家旦旦儿!)”
上交俯下身,额头贴额头,“我的好姑娘,谁都没有你这样美丽的灵魂,相信我,都会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