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浙大人设初稿(啊这些我都不敢打tag害怕追杀_(:зゝ∠)_)

浙江大学

性别:男(目前)

称呼:暂时保密(南先生),喂/那家伙(东南),三王/三墩儿(上交戏称),浙大(通称,这个没什么好抢的)

年龄:以官方为准,实际年龄一百一十九岁,根据情节设定和性格要求设为三十二岁(恩,年龄设定是有用的)

外貌特征:民国五大高校里面别具一格的明朗风格。(没有官方校色,故而才用了校徽颜色)

          较为纤细的剑眉微挑,桃花眼无时无刻不含笑意。(典型的“笑面虎”形象)瞳色由外至内蓝色逐渐加深,注目一人时便有深情款款的错觉。银蓝色的头发,极其招摇。无框的(边缘切面)银架眼镜。(银蓝色是杭州水乡和双三点水的意思,而无框的含义是不愿受拘束,边缘切面则显示的是财力寓意宝石)

           杭州优裕的生活养出的如玉皮肤。吞并回其他三校以后,身高设定为一米八三。不管身穿什么都要别一只求是鹰,不过别的位置就说不定了(所以每次大家会面的时候除了极为正式的场合都会下意识去找浙大把求是鹰别在了哪里)。而自从十二版本求是鹰出来以后,他身上的求是鹰款式就开始千变万化。

服饰穿着:相比于南大的穿着更加西式。毕竟是有“东方剑桥”美称的学校。接待客人的正式穿着是象征意味浓重的带东方色彩的西服,蓝色波浪纹路都是手工绣成,西服面料部分会使用杭州丝绸,衣领处为祥云纹,领结领带皆是宝蓝色,领夹采用的是蓝色宝石,衬衣暗纹白色或暗纹深浅蓝色。日常穿着则常常是蓝白色的运动装(夏),冬天不顾天气冷也会只穿一件羊毛内衫披一件大衣(后来奈何西湖附近风大湿度大还是在众人劝导下换上了厚实的衣物)。夏日偶尔兴致来了也会换上汉服,宽袍大袖地喝茶。更多时候喜欢捣鼓一些奇怪的东西和接受新事物。绅士风度和上交如出一辙,但是要更加正派,手帕除了装饰用,是确实会赠予女士使用的。(都是丝绸啊orz)

喜好:接受新事物(浙大精神创新地位很高),和外国友人交流(联合办的学院),去南大那里蹭饭虽然还没有自家好吃(_(:зゝ∠)_),自制糕点,运动(篮球赛龙舟赛等等等等),在杭州城散步。接受挑战。(日常也在这里了就不赘述了)

厌恶:沉溺过去(所以说能和南大相知着实是有一番折腾),无用的高傲(你想起了什么)。

病症:中二和间歇的脑洞(创新搞太多有点)

性格:

     野心勃勃:从来不遮掩自己争夺的欲望和决心,坦荡如此的野心也算堂堂。(频频喊出的中国第三,乃至赶超前二)

     洒脱自傲:并不似金陵城一分为八的纠缠状态,所以在吞回能找回的部分后,也懒得有对于被拿去的部分的愤懑,反而是洒脱地走自己的路途。也表现的相当自傲,甚至偏激,不愿招收部分地区的学生招致诟病。(这里实在无法把一个学校所有方面都写上,不然性格会崩掉)

      特别说明:浙大气质偏向于魏晋名士的骄傲与常见的名校(理工)的求实结合。(不需要担心后面会和其他理工见长的重合,都会特别指出个性化的东西)

感情:

      复旦:对于浙大来说那是一段扯不清楚(不管是说浙大给复旦输血还是复旦反支援都是扯不清楚了)的历史,所以在众不相干相干人士掰扯的时候并不想蹚浑水。现在已经是从头来过的关系。但是偶尔会心里暗嘲复旦简短的校史介绍。(复旦官网可验证,复旦的同志不要打我_(:зゝ∠)_旦旦儿的人设我也会好好写的)

      南大:本是同样遭遇的人,后来因为理念不同一度分道扬镳。利益纠葛之下两校都不会让步。但是浙南支线中最终还是恨铁不成钢地希望南大可以正视现实,重新恢复生气。

      上交:好基友。对于上交乱糟糟的风流史根本不愿听他多啰嗦,交旦之事也只是隔岸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