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造梦者》 (一)

不是理科生所以科幻不可能写的多么硬实...会有超自然设定所以不要打我。

这个系列不为感情和cp而写,纯粹是我自己喜欢,所以目测会写的很慢而且节奏也很慢。

其他系列的坑有灵感我会往里面扔点土的。

假期也没有轻松到哪里去,所以如果看的压抑那大概是我心态问题.....没有七夕糖,真的。

————————我是分割线——————

夹杂在一小串惊呼里面的连声道歉并没有吸引太多目光,人们的谈笑只停滞了一瞬,看向会场那边的都很快移开,就像是为那人身上华服刺痛双眼似的,没人敢多看几眼他的狼狈。杭玉舟带着歉意的笑容轻而易举地安抚了被他“不小心”惊扰到的女士,带着身上一片红酒泼出的深深浅浅的印记,他得以顺理成章退出了大厅。

连北一只手搭上翟清的肩膀,口吻有些轻佻,“那位...是醉了?”翟清微微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转头瞥了一眼连北,被冰山扫视的人毫无自觉地“脚底虚浮”靠过来,完全没有被警告到的意思。翟清懒得理会没个正形的连北,“....和你一样。”顺手帮他扯了扯被人拉皱的袖子。连北僵硬了一下,翟清还以为他被看穿了心慌,叹口气正要伸手安抚,不料连北别过头去打了个喷嚏,徒留翟清一只手尴尬地停在半空——“她们的脂粉味儿真是太浓了,阿嚏!”连北下意识去够那只手,“阿嚏!你怎么知道我要帕子?”帕子没拿到,只抓到一只手掌。“....该。”翟清把他爪子摁下,再往他脸上盖了一块帕子,“明知道会被人围住还老是喜欢往人最多的地方凑。”“总比你社恐好。”连北趁别人不注意翻了个白眼。翟清冷冷淡淡地回了一眼。

在大厅里歪歪倒倒,醉得仿佛下一刻就要睡过去的杭玉舟出了大厅门立刻松开了侍者扶着自己的手,站在原地沉默片刻,他一边自然地递给侍者一叠小费,一边展颜道,“...麻烦和你家主人说一句杭玉舟先走一步,改日登门致歉。”“好的,杭先生。”侍者躬身,悄无声息地退去。

“动态口令正确。”

“指纹吻合数据库,通过。”

“虹膜扫描确认完毕。”

“最高权限确认开启。”

“欢迎您回到紫金港号,我的主人。”一个圆滚滚的银色小东西在空中划出一个惊险的弧线,呼啦一下冲到杭玉舟面前。

杭玉舟习惯性地拍了拍凑到跟前的管家小精灵(飞行机器人),“给你换了最好的飞行配件,玩儿的开心吗?”“开心~”名叫启真的小家伙眨着“信号灯”打个转儿吧唧贴在了杭玉舟的脸上。安抚地摸了摸启真的感应天线,他对着飞船下了一串指令,“关闭外部所有装饰灯。”“准备起航,预设坐标6号双江星月榕森林。”“进入潜行状态,最低噪声模式。”“....启真,准备一份B...不,一份F套餐和一份A套餐饮食,准备好了以后放进保鲜箱A层。”

“飞船非必要指示灯已全部关闭。”“已确认所有舱门关闭,气压检测正常,密闭系统良好,内循环系统已开启。”“动力舱,冷却舱,加速引擎......已全部准备就绪。”“飞船进入潜行状态,飞船外部噪声已降至最低,内部保持为正常白噪声。”“紫金港号将于十秒后启动,请室内人员做好准备。”

穿过进入仿夜模式的走廊,杭玉舟回到自己的休息室,直接把那套脏兮兮的衣服扔入分解筒,清洁完了已是半个小时过去。“.....启真,标准时多少了。”尽管随手就能点出虚拟屏,他时常生活在那些家伙的“古董”屋子里,也难免有些转不过来。“标准时夜间十一点三十三分。双江星月榕森林下午四点二十分。”“预设三个小时以后抵达目的地。熄灯。”“好的,My sir。”

房间里的四壁都亮起朦胧的弱星光,经过处理的浪潮声也格外催眠,杭玉舟半梦半醒间仍然摩挲着手里一封牛皮纸信件。

“......啊,你好,小家伙。我们又见面了。”又是这个梦境,他心想。

“不要紧张,这虽然并不是真正的梦境,也对你没有什么危害。”杭玉舟低头看了看自己漂浮在这片海洋般的地方的身体,眯起眼朝对方模糊的身影看过去。

“啧,不要以为我听不见你心里在说什么,我没什么目的,这不过是你必经的一个过程。”

“只有我?”

“你猜?”“...........”“诶诶诶别乱动!等结束了以后我都会告诉你!现在告诉你对你没什么好处。我能告诉你的唯一一点就是我不会威胁你的安全,只要你配合。不用妄图用什么办法把我去除,你是找不到我的。”

    杭玉舟:冷漠.jpg

“好了,进去吧。”

“又是那个人吗..."以第三人称的视角悬浮在空中的杭玉舟喃喃自语起来。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