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鲸

浙南/贾尼/莫强求/叶喻
不吃安利
浙南is rio!!!!!!!

《造梦者》(三)

月榕森林是一个很美的地方。
这里是杭家的私人庄园,只有和杭家掌权人关系最亲近的人才能进入这里。而杭、叶、南、云四家关系紧密,所在的四颗星球都位于华域星系的经济中心区。
今天借住在月榕森林的庄园里的客人自云家而来。
杭玉舟从飞船舱门出来,把启真扔去训练室锻炼自主飞行,只留了管家在身边。从几道消毒清洁的光幕中穿过,验证了身份以后,一个泛着柔光的平台悄无声息地降落在他身边。杭玉舟踏上去,管家在光笼周边点了几处地方,传送平台将他们两人一起迅速送入了客人所在的侧楼主客厅。
“你来了。”坐在主客厅沙发上的美人银发如绸,待喝了一口手中那盏咖啡方开口,抬起一双不含多少感情的眼睛望向进来的杭玉舟。杭玉舟已经习惯了从....他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云重暮(复旦 重→复 暮→旦)一直都是这样的神情。
“今日在京曌没有看见你出席,我..我就提前赶回来了。”他迟疑了一下,没有把自己这么急匆匆地从宴席上离开的原因和盘托出。杭玉舟向云重暮示意了一下手中的饭盒,成功地让她眼睛倏而亮起来。
“我其实去了,只是没有进去就离开了。”云重暮起身带起一身凛冽的气势,看见杭玉舟遮不住的倦怠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那你.....算了,先不说这些事情,我们吃饭吧。”杭玉舟不动神色地解除了自己身体条件反射进入的备战状态。看着手里分明有两个饭盒,云重暮诧异地看着从宴席上归来的他,“我以为你吃过了?”他楞了一下苦笑着说,“......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吃不下去,就喝了些酒而已。”
庄园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留下来照看庄园的则是杭家做的机械人和智能系统,而主人不在的时候,这里几乎切断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云重暮生活样样精致细密,然此次忽然想要来月榕,并没有准备齐全东西。而庄园常设的那个家务机械人,所做的饭菜委实不合她的心意,紫金港号是杭玉舟外出常用的飞船,所搜集的菜式和配置的机械人都是顶尖的。杭玉舟收到庄园的消息急匆匆地赶回来也是担心她精密的“表”被打乱会出岔子。
云重暮很少打乱她的节奏,所有事情都是安排精确到秒,所用的东西都符合心意,云家一贯以这种方式捆住继任者,看着是个极为风光的位置,实则是个牢笼。所谓的最好的条件,不过是为了继任者可以为家族贡献最多的时间罢了。极少人能够打破这个为他们量身定制的框架。
一旦打破,说明不受控制的因素出现打乱了云重暮的节奏。这对于她来说很危险。
杭玉舟吃饭的速度很快,放下筷子,他侧过头去看云重暮的神色,还好,已经安定下来了。云重暮吃的很慢,也很谨慎,看着让杭玉舟有些难受,“好了,这里是月榕,你若是想吃快些也无妨的。”
“我改不过来。”云重暮看见杭玉舟略微沉下来的脸色,皱皱眉补了一句,“不必如此,我并没有觉得很难受,已经习惯了。”
“罢了,吃完了就随我出去走走吧。我记得你今日本来安排的是一晚的晚宴,既然出来了,就自在些过完这会儿。”
“好啊。”
【月榕森林内部】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双江星有一颗天然的卫星伴着它旋转,和人类母星的月亮相似,而月榕在其反射光下夜景极美。
高山留下来的融雪水汇成湖泊,特有的榕树在这里聚集成林海,环境幽密,因为榕树的香气,昆虫几乎绝迹,倒是吸引了很多性情温和的动物在此居住。
“你没有进去就离开了,是因为叶风海吗?”杭玉舟踌躇许久,才问出这句话。
“是。”云重暮面色冷静甚至冷漠,“我对他虽没有很多感情,但是.......那个人临走前明明叮嘱过他,他也许下了诺言。我真的很想问问那个人到底怎么想的,我一点都不想相信是他看走了眼。”
杭玉舟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叶风海与他关系甚好,但是他也不知道这位到底怎么想的,逢着重要的日子会郑重其事地带着贵重精心的礼物去云家,平日里行事却还是放荡不羁。何止是放荡不羁,几乎没人会想起他叶风海还有一桩婚约在身上。
“他越是这样,我越是会去回想我已经要遗忘的事情。为什么——”云重暮忽然收住了话。
为什么那人却死了呢?
活着的人却可以忘记誓言。
然而没有人能回答。
云重暮忽然别开头。杭玉舟伸手盖住她的眼睛,低头欲说些什么,却看见她揪住她自己的裙摆越攥越紧,“没关系,我看不见。”我看不见你在哭。
有些僵硬地弯腰伸出另一只手环住云重暮,安抚地拍拍她的背。云重暮无论何时都是站的极为挺拔的,换个说法,就是时刻都保持着警惕。就算面前的人毫无恶意,甚至有点温暖。
杭玉舟很想说人已经离开就不要再去想,但是他没有立场,他也很想劝她干脆和叶风海解除婚约,但是他不能,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能做的只有给这个已经独立、离他很远的人一点微薄的安慰。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警铃。
未等云重暮从令人晕眩的回忆里清醒过来,杭玉舟揽着她往侧边快速奔了几步,点了一棵看上去非常普通的树几下,树木忽然变得透明,打开了一扇门。传送平台浮了出来,然而还没有启动,就被一道能量束给摧毁了。
杭、云两人的反应都不慢,立刻翻身向侧边闪避开了,杭玉舟身上的微型压缩器械终于展了开来。形成的屏障很好地挡住了余波。
能够以这种方式硬闯进杭家的人,也只有两个人了,一个人远在京曌,不会做出这件事,另一个人本也不该出现这里,但也只剩下这一个答案了。
叶风海。
“杭玉舟,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这样对待我。”叶风海满是戾气的声音从消下去的烟尘中传出来,一个被机械锁捆的结结实实的人被他拎在手里。杭玉舟才刚一看见轮廓,立刻抬手朝着叶风海的手腕就是一记不轻不重的攻击,只求能把求是从他手底下救回来,“你发什么疯?!把求是给我!”
显然处在出离的愤怒里的叶风海反应极快,若不是顾及云重暮还站在杭玉舟身后,且云重暮并没有带着防具的缘故,这一下就要再用手里的军用危险武器给杭玉舟以致命的回击了,“我向来信任你,把最关键的能源器械也交给你杭家供给,这次你送来的Z821批号的货品里面却有百分之二的器械在关键位置用腐蚀性物质划上了轻微的裂隙,那是用于叶家能源城核心部位的东西,要是今天我新来的手下没有执意把它们拿去检验,明日我叶家就已经毁于爆炸中了!”
“不可能!那些东西你知道我都是随机分一半给我杭家使用,要是你那边出了问题,我哪里能逃过一劫?”杭玉舟脱口而出,却不防叶风海一副就等着你这句的表情。
“那你怎么解释这个?”叶风海抬手一挥,一个光屏浮现出来,上面的画面俨然是杭家的能源器械仓库。“你......你居然在我杭家安插眼线?”杭玉舟饶是再好的涵养也要克制不住了。
“我没忘我们的协定,倒是你估计只记得对自己有利的了。这是从这家伙身上搜出来的。”叶风海说的轻描淡写,杭玉舟仍然想把他踩在求是身上的脚给斩下来,要不是被用了极为残酷的手段,求是......求是怎么可能会把最要命的东西给叶风海?
“你不要看看自己做的事情吗?也是,我怎么忘了都是你做的,你会不知道?别装无辜了。”叶风海嘲弄地看着杭玉舟瞬间变色的脸。
光屏里的人,杭玉舟一眼就能认出那是谁,那是在杭家工作了超过二十个华域星际年的人,绝对不可能听从外人的话。所以里面传出来的口令声音就是他的声音,可视屏上的面孔也是他。仓库里回荡着他的声音:“把编号为..........的搬运到叶家货船上,剩下的拿去更换能源部件。”
从时间上看,那时候他正好从宴席上离开,有时间去发布命令。
从可信度上看,那个监视器是杭家自己的,叶风海也没必要作假,这点时间也不够他作假。
换做以往,应当是根据随机抽选的编号分开两家的货品。而今日却特意来这一出,意图格外明显。
而杭家,近年实力越来越大,不可避免地和叶家有摩擦,杭玉舟又沉浸于开发戴森球二号工程,根本无暇顾及有些疏远的叶家。每回见到叶风海,他虽然很少直接劝说,对于叶风海的作风却也是不喜的。
叶风海本来还有意和他谈一谈——但是没有想到进来就看见云重暮在杭玉舟的怀里。
要是以往他顶多假模假样地生气就算了,然而厅外遇见云重暮的时候她就不咸不淡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就离开了。他一点都不想回想那个眼神。
他崩着的最后一道理智的防线也溃决。
“你想如何?”杭玉舟心知此局难解,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只希望一能救下求是,二能保住杭家,“.........你想我做什么。”
叶风海慢慢地平静下来,失望地看着毫无反抗意味的杭玉舟,“拿着这件事也无法拿你杭家做什么,顶多换掉你这个做出了错误决定的掌权人,就目前来看,那些老家伙可不会让我毁掉他们的利益。”
“那你说吧,我需要做什么。不过在那之前,我要脱离杭家。也请你之后不要找杭家的麻烦,和他们无关。”杭玉舟一字一顿地说着,忽然手被人抓住。
云重暮一直没有出声,但是她绝不会信杭玉舟会做这些事情,不过眼下的情况她也插不了手,唯一能做的只有保住杭玉舟的命,“叶风海,你不是给我留了三个诺言吗?第一个已经用掉了。我现在,想要再用一个。”
叶风海看着她慢条斯理地和他讲条件,心里的荒谬感让他简直想笑出来,这算什么?她的未婚妻刚刚在别人怀里,而这个“别人”差点毁掉叶家。
云重暮没有管叶风海的表情,她那双冰寒的眼睛直视着叶风海,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杭玉舟,“你不能伤害他的性命。”云重暮知道如果条件开的太过分,叶风海很有可能会直接翻脸,只能先保住一条底线再说。
叶风海终于还是笑了出来,一只手覆盖在脸上,笑得双肩都在抖动,“好好好...杭玉舟,你成功地保住了命。但是这还没完,你给我等着。云重暮,记住,你只剩一个诺言了。”

评论 ( 3 )
热度 ( 3 )

© 南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