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造梦者》(四)

    叶风海离开了。
云重暮默默地松开了杭玉舟的手。杭玉舟没能顾得上观察她的状况,几步奔过去把蜷缩在地面上毫无反应的求是小心地扶起来靠在身上。没有战斗能力一直隐蔽在林后的管家这时候才敢出来。
——————分割线——————
【京曌星】
“你是这样想的吗?”翟清的口吻仍然很温和,声音没有发抖,眼神很平淡,看上去什么问题都没有。       ——如果他没有抓着连北的手腕并且收的越来越紧的话。
连北挥退了被他身上戴着的报警感应器引过来的连家护卫,不想轻易再触怒翟清,而是和他对视许久,直到连北的手已经因为血液循环不畅传来阵阵麻痛。连北轻声地试探道,“翟清?先松开手?我有点疼。”
翟清第一次朝着连北露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轻蔑的笑容,“好啊。”他松开了手,人也迅速地起身准备离开。连北被那个表情震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清华已经有些步伐不稳地走出了三四米远。连北没有动,不慌不忙地冷笑一声,“我当然不是那样想的。”
翟清站定,却没有回身。
“我并不在乎别人属于谁,只不过有点兴趣便逗着玩一下,你不行,我怎么会给别人抢走你的机会?”连北语调轻浮温软,带着一点蛊惑的滋味。
“.......”翟清沉默,并没有像平常一般为着连北的话而轻易地软下态度,而是沉声说,“连北,你是不是觉得,我永远会像当初一样,满足于你的独占欲?”
连北诧异的表情没有收住,被侧身看着他的翟清看得一清二楚。
“是啊,当初追求你的是我,表明心迹的还是我,我一直都知道,你....对我的感情远没有我那么深——你不用反驳。而我最开始的时候想的,确实是只要你接受我,我就很开心了。”翟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很可笑对不对,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越来越不满足,越来越无法忍受你...那样对待他们,也越来越无法接受成天心里只想着讨好你、嫉妒别人、自欺欺人的我自己。”
我甚至不敢用“你爱我”,因为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很可笑,不仅仅是因为现在我深陷困境的狼狈,还有我都快忘记我自己原本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
我是憎恨你,但我最恨的是现在的自己。
翟清:“我妨碍了你的自由,你也给不了我想要的,我们.....你和我都冷静一下吧。”
说完以后,翟清头也不回地迅速离开。
连北没有动。自翟清开始罕见地长篇大论的时候,他一直凝固在那里,呼吸也不敢大声,生怕稍微大一点的动静,就会惊动这个对他来说和梦一样的场景,以及沉浸在某种状态里的翟清。
——我听错了吗?翟清说,他要我冷静一下?
——什么冷静一下!分明就是他想离开你!
——我一直以为我们唯一的问题是颜...我做错了什么?翟清要这样对待我?
——我从来没有这样特殊地对待一个人,他凭什么?
连北还没有意识到翟清的问题所在,他的重点在于一直对他温和体贴的情人竟然质疑对自己的感情?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做错了什么,然而他还意识不到。翟清没有直言出来,连北反而因此亦是决定“冷静”一下。
——他要冷落一下翟清,等他主动回来。
连北没有意识到,翟清决绝的背影昭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