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造梦者》(五)


     求是的状态不能说糟,但也算不上好。管家的性能主要在于医疗和家务,牺牲了战斗能力之下其它两项能力已经算是格外凸显,但他仍然无法让求是从这种昏睡状态中清醒过来。
     杭玉舟咬咬牙,正要试最后一个办法——管家制止了他。
     “求是,他不会想要自己从零开始的。”管家被制作的极为精致的面孔露出极为拟人化的表情。杭玉舟犹豫着收回了手。
     “主人,我认为现在更需要救治的是云小姐。”
     “她怎么了?”杭玉舟正盯着求是发呆,懊恼地拍拍脑袋,“抱歉我现在很乱.....”“您不用着急,我刚刚给云小姐用了微量镇定,现在她还比较稳定,但是需要有人安抚。”杭玉舟叹口气,“那先让求是睡在这里,我这就去旦...云...她那里。”
        杭玉舟把手贴在一层光滑的墙面上,墙面微亮,几秒便“溶解”开来。
        云重暮安静地躺在完全依照人体形状变形的床上(可参考三体的沙发,人会觉得躺在无比柔软的东西上面),眼帘微垂,呼吸有些急促。“.....不要急,慢慢地呼吸,这里很安全。”杭玉舟张了张嘴,但是他已经很久没有称呼过她,哪个称呼听起来都不合适,“......要听故事吗?”
        云重暮微微地笑起来,“你.....好啊。”
        她很想说,你还以为我是小孩子吗?但是看着杭玉舟眼底的焦虑和无措,她觉得,听一听似乎也无妨。她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却无力把头转过来向着杭玉舟的脸。
        杭玉舟误解了她的动作,看向一旁存在感微弱的管家,管家点点头,他转头便握住她的手,“那.....就小美人鱼的故事吧。”
【京曌  瀚海海岸别庄】
         连北觉得眼前的人很有意思。
         看见他危险的微笑和眼底汹涌的暗流,觉得更有意思。
        这个时间点掐的微妙,是个聪明人,也很有野心。
        连北不想管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也不想管他的目的,他出现的太及时,又毫无威胁,就算有所求,连北又不是给不起。——当然,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人的皮相几乎无可挑剔。如果不是连北本身感觉敏锐,他的气质几乎可以蒙蔽所有见到他的人。
        他从来没觉得需要交换有什么不对,这样就不会欠别人的。反而是面对翟清那样的,他不知道到底要给他什么才好,翟清也不缺什么。翟清总有办法让他不知所措。
        “我记得,你是杭玉舟托付在我这里的,本说是要让我照顾一下,这些日子,却没见你如何在我面前出现过?”
        “晚辈这不是来赔罪了吗?”南思深(南大 取自诗句)轻笑一声,还真的朝着连北施了一个古礼,“不知道您接不接受这份赔礼。”
         连北挑眉不语。
【拉灯】
【苍蓝星】
        傅政和(人大)冲着叶风海遥遥举杯,“怎么,还下不了决心去动他?”
        叶风海面上看不出喜怒,罕见地进入沉思状态。他这些天一直在反反复复回忆那日的情形,不但没有得出确定的结论来,原本看上去完美无缺的证据还让他无端端生起疑来。要是说是杭家和他叶家要撕破脸,何必在这种时候——要知道杭玉舟好不容易从戴森球工程中回来,怎么会在这种关头我做这样激怒他的事情?还有便是,杭玉舟那日脸上的震惊不似作假,只是他为什么不否认?要是否认的话,说不定自己就不会这么快地一怒之下把要对付杭玉舟的消息传给了傅政和。
        不过他最在乎的还是云重暮毫无反抗地接受了杭玉舟的怀抱。
         云重暮用掉他的第一个诺言就是,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他不能接近她。
        傅政和并不是好相与的人物,一旦招惹上了,想要甩掉或者敷衍了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让他有些骑虎难下。
        他心里百转千回,也只是淡淡地举杯回了傅政和,并没有多说什么。
        傅政和见状便知这位大少如今又开始犹豫了,也不点破,心里却暗暗地觉得叶风海此人懦弱又无能,面上还是一派悠闲,“不急,我等着你的回复。”

评论 ( 3 )
热度 ( 3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