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造梦者》(八)

EMX。

叶风海脸色骤变。

那只飞船运载着刚刚从仓库拉出来的,不合格的杭家供货。

杭玉舟!

你是在这里等着我吗?何其恶毒的心思……

倘若这个时候那些货品还在叶家能源署的中心仓库,EMX已经是军用级别的防御力,叶家还是会遭受重创。要不是白岐机敏且反应快速地指挥说保留证据其他都拿去垃圾星销毁…..

不!白岐!

白诺脸色也变了,“白岐是不是又为了所谓证明上了飞船亲自跟着那批货?”

叶风海不语,紧紧地抿着嘴唇。白诺还带着机械臂的手往桌上一砸,“混蛋!”

“你别着急,EMX的高级逃生设置很完备——”

“叶风海,你好像忘记了上次连家说要让年轻人熟悉一下军备环境锻炼锻炼,特意拜托你放到既不危险又接近军备的EMX上了呢。那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雏,恐怕凶多吉少。”

叶白两人都冲了出去。

【京曌】

连北觉得日子从没这么舒心过,虽然偶尔会有一点空。

那天南思深虽然含蓄又露骨地表达了一些心思,他虽意动也没有掉价到要直接不可描述。

安抚地帮他拉平了弯腰皱起的外套,比他小些却显得极为老成的青年终于放松了一点紧绷的下颌。

——他却下一秒忽然拉低南思深的脖颈凑上去吻住了他。

随即大笑着放开了一脸错愕的南思深。

“小家伙,做人悠着点。”明明紧张的要死还学别人过来做交易,换个龌龊点的还不被坑掉老底。

南思深很快收起了不合适的表情,轻舒口气认认真真地说,“您不是想要看看那位的真心吗?办法虽然老套,有用不就行?”

“……”连北不动声色瞥了他一眼,居然走的是这个路子?

南思深笑得狡猾,“真真假假如何变,那就随您心意了。我自认也不算个太差的选择?”

连北转头不理他。

南思深再接再厉,“您也不用管杭玉舟如何,我想和他算些帐,总之您举手之劳,何不成人之美?”

坑杭玉舟不是容易的事情,南思深说的轻巧又笃定,这样久违的被崇慕与被信赖让连北有点动摇,更重要的是,他明知道这样做很容易把翟清推得更远,但他向来喜欢尝试一些危险的事情。

平安祥和不是他的追求。

他只为翟清第一次弯折起自由和不羁。

他觉得不公平。

南思深为人细致,满腹学识加上不差的头脑和眼光,再加上体贴温柔和不时地意外惊喜一样的脾气,对极了连北的胃口。谈天下棋泡茶观天政治法理文艺,四五日下来连北甚感不妙,这个人太擅长察言观色,又奇异地把傲气、谦和与圆润交杂,他没有遇见过,更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偶尔还会因着身份特殊让他不忍的珠玉出现了。

暧昧与清朗掐的刚刚好。

而翟清也已经消失几日了。

他一边乐的清闲自在,一边暗骂自己骨头太软。

直到收到消息他扔出去锻炼的那群小兔崽子受了重伤,又被白诺救回来的消息。

随之附上来的还有傅政和与叶风海联名的信件,不愿此事闹大,但是杭玉舟个人必须接受惩罚。

南思深此时正在倒茶,手下稳如磐石,头也没抬,“杭玉舟最讨厌BlockageIII区域。”

次日,杭玉舟宣布脱离杭家。

又一日,四家合诉杭玉舟。

判决结果为念及杭玉舟为华域星系重要工程做出的贡献,以及杭家艰难的周旋,杭玉舟被剥夺戴森球工程最高负责人身份,被剥夺私人财产百分之九十,免除死刑,无期限流放BlockageIII区域。最高联合法院判决结果,非特殊情况不予更改,无上诉。

合诉开始前,翟清曾回来找过连北。

“你不能这样做,杭玉舟他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又不是我一个人要起诉,你要问去问其他几个人。还有,你回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翟清没有开口,看着面上除了嘲讽便是漠然的连北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都没有用。

杭玉舟终于还是被送走了。

走之前翟清去见过他,和杭玉舟交谈了一会儿,当杭玉舟得知南思深在连北身边时忽然失了声,几次要开口一点声音都传不出来。

他就那样怔怔地看着翟清,似乎想要他说一句那不是真的。只要翟清肯骗他他似乎也愿意相信。没有人会不为那样难以置信的眼神所动摇。

翟清有几秒的不知所措,随即挪开了视线。

舷窗对着的是黑漆漆偶尔有星点的宇宙,深邃的能把灵魂也吸走。

“我尽量给你争取最多的条件,资源会走专线避开他们送到你那里去。但是接你出来,我现在实在没有办法。”

“谢谢你。”杭玉舟没有什么话可说,言语已经很苍白。

他几乎失去了所有,这个与他只有一些高级工程合作交集的人倒是成了最后的援手。

翟清说不下去了。他本来便不是擅长安慰别人的人。

“你能来我已非常感激,今日此情此景我虽确没有料到,倒也不是不可接受,不必太挂怀我的事,我走了。”杭玉舟反过来安慰显得格外沮丧和低气压的翟清,随后便顺从地跟着押送人员离开。

这一走,就是华域的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