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造梦者(九)

十年对于寿命已经延长到一百五十岁以上的人类来说,并不算特别漫长。

但是对于时间流速加上环境因素而囚在BlockageIII区的杭玉舟来说,已经让他接近身体迟暮的状况。

翟清得知BlockageIII区的人给杭玉舟使绊子的时候远在戴森球工程四期场地,当即发了火。

十年里发生的事情不多,而翟清接手了杭玉舟留下的工程,并强硬地扫除了其他试图插手的人,没有一个逃脱了窃取国家机密和破坏建设活动的罪名。包括连北的试探。连北第一次感觉到翟清的陌生。

“你是打算和我决裂吗?”

“不,只是恢复以前而已。你应当看到了,我不过就是这样的人。还要谢谢他们,让我知道我该离开了。你真正地自由了。”

连北第一次变成两人对话中无话可说的那个。他怎么就忘记了,翟清原本是一个什么样子?

公正无私,坚固正直。

“你还有要和我说的吗?”

“......"

“以后没什么事,就不要来打扰我了。我还要去忙,你自便吧。”

翟清本没有必要接下这个工程,很多人以为他是想要掌握更多的权力和利益,而且他还毫不掩饰地把原主人杭玉舟的名字写在设计者和建设者名字之中。尽管民众不会太关心这个,有些人却觉察出翟清在试图做些什么事情,但是杭玉舟和翟清有什么关系?

而在翟清的各种疏通手段之下,杭玉舟在那里每个月有一次机会和他联系。翟清向中央申请不能浪费杭玉舟的才能,制造机械的小部分资源也就被默认送进去了。不过,也就仅此为止了。

BlockageIII区是一片空荡荡的区域,周围毫无风景可言,死气沉沉安寂无比。囚室狭小,材料是智能变形的,需要的时候可以“长”出需要的形状。但是舒适程度就不能想了。

求是和管家是硬要跟来的。每天陪着杭玉舟在这样狭小的囚室里面制作机械。

最初的时候,杭玉舟每天还能和求是开着玩笑,一边耐心地做一些初级的手制机械。

你每天看着一样的风景,不再有很多事务很多人需要关心,你只剩下充满背叛的回忆可以浏览。除了这个,你只有你喜欢的,你忠实于的机械研究。画设计图,修改,再画图,密密麻麻的数据和复杂精细的表格。后来有简易的小型计算机和加工小器具,你终于可以开始制作。你做那些平常很少触碰的小型的、精致的机械,你只能沉浸于制作,你一停下就开始想,我为什么在这里。

你会越来越不愿意说话,偶尔会忽然发呆,然后痛哭或者昏睡。

终于经过这样一段时间以后,杭玉舟恢复了“正常”。

他已经麻木了。

求是也不可避免地变得沉默又有些忧郁,杭玉舟不忍心,在和翟清的对话里第一次向他恳求:请把求是带回去。

求是其实只是被波及,想要出来并不难,难在他不肯出去。杭玉舟只能弄晕他塞进了返航的资源飞船。求是暂时代为接任了杭家的事务,杭家自那之后一直维持着相当的低调。

杭玉舟还是被白家的人盯上了,囚室的调控装置被动了手脚。

(省略 现在不想写

而BlockageIII区的最大问题并不在此。这里的穿梭宇宙速度极慢,比之接近庞大星系中心黑洞的星球要慢太多了。

华域的十年,是杭玉舟的三十年。

翟清的脚步已经够快,但是快不过时间流速和宇宙规则的无情。

他把杭玉舟不管什么完成度的设计都拿出来制作和改良,当然,最大的成果是戴森球工程。再联合云家进行舆论宣传,当那些充满了实用性和革新的东西流水一样占据了市场时,当戴森球工程完工仪式之上杭玉舟的名字被公布于众之时,舆论一片哗然。

翟清出现在视频里的面容清瘦,他极具信赖感的声音缓慢地传向人们,“如你们所见,戴森球工程圆满完成,我必须要感谢杭玉舟先生,他天才般的设计和前期工作的辛苦可以占据百分之八十的功劳。另外,我还要向你们说明的一点是,那些品牌名为天穹的系列产品,都出自他手。当然,最重要的是,我想为这位为人类做出重要贡献,而当初不过是被诬陷而流放的人,讨回公道。“

最终的责任被当初在杭家工作的人以及在EMX上不遵循规矩的那群年轻人所承担。、

杭家的工人们被象征性的判处了刑罚,暗中被送去了其他星域生活,而受连北庇护的当初那些年轻人,则被人们翻了个底朝天。

杭玉舟在一片欢呼中重新踏上了华域的星球。

————————他已经是一头银发,眼神温柔又寂然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