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造梦者(十)

杭玉舟回来第一个去的地方不是杭家,也不是叶家。他去拜访正在疗养的翟清。

翟家的疗养室说是冠着室的名头,其实是一个相当大的地方。翟清不喜欢太多人跟在身边,这里一路进来都是机器智能检测,几乎没有人在这里穿梭。踏进内里有些空荡的客厅,杭玉舟环顾了一圈,这里面除了一些简约风格的模型和平滑过渡的四壁,惟一突兀些的只有一幅色彩低调的人物画像,走近一看,只有右下角有一个字体清绝的“颜”。

杭玉舟心下了然。

虽然这么久以来杭玉舟一直都在翟清的帮助之中,他依然对这个像是从天而降的援手为什么帮助自己毫无头绪。在返航恢复自由之后他细细地翻看了一遍翟清的资料,但是资料不能反映一个人完全的面目,但最后回荡在他心头的只有钦佩二字。

而这样一个人,惟二的带有绯色的传闻,只有早已失踪的颜星湖和如今的连家家主连北。

翟清披着一块灰色绒毯穿着简单的修养服就出来了。

杭玉舟坐在轮椅上闻声转头看向翟清。

翟清原本没什么精神地垂眸看向这个终于脱离囚牢的人,却在看见他的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杭玉舟并没有太过惊讶,手指轻轻地拨弄了一下轮椅,轮椅自行调转了方向,“好久不见。”翟清迟迟没有出声,打量着杭玉舟的样子,银白色的头发,苍白到透明的脸色,脸上戴着他们都惯用的虚拟屏眼镜,这没有好奇怪的,问题是他的眼睛时不时闪过幽蓝的信息流,而他的肢体看上去怎么都不像一个从囚室中出来备受折磨的样子,配上那张可以说是生机正在枯萎的脸,违和感很重。

他有一个可怕的猜想。

“先不要对我的样子好奇,我能走路,只是轮椅稍微安全一点。这么久的时间,你做了这么多事情,我已经无所回报,唯有承诺你,我余生可为皆可去替你做。”杭玉舟深深地弯腰,向翟清行礼,“你还在修养,我不多打扰你,只有一个疑问。”

翟清抿抿嘴,轻轻地点头。

杭玉舟就顺着问下去,“你是为了什么要帮我?我自知我并没有那么大的价值值得你消耗这么长久的时间去做这些事情。”

“杭家也没有,您不用再以此做借口。翟家不需要杭家也能稳固在首位。”

翟清正要开口,又被后面这句半开玩笑半是严肃的话给堵得呛了一下,“......”他踌躇了一下,转过去找个长木靠背椅拖过来坐下,他显得有点窘迫,“那个,你别介意。”

“没关系,长得高又不是你的错。”杭玉舟奇迹般地没有误解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明明翟清也坐下来了,还是比杭玉舟高一点。

“......”再度被噎住的翟清扶了扶额头,“我帮你,是你自己值得。这个请你相信我,虽然与你碰面不多,那些工作你都完成的非常好。至于后来的那些,你自己给你留了机会,如果不是你的才华和能力,纵使我再怎么尽力也没办法把你用这样的办法救回来的。”

杭玉舟笑了起来,“这么说,还要感谢我自己当时和你合作的时候没有偷工减料了。不过,我觉得这些还不够,你就这样敷衍我吗?“

翟清不自然地侧开了头。

杭玉舟能猜到一些,这下反而更加确认,也不逼迫翟清去说。轻轻地敲打了一下轮椅侧边的金属,“这次回来,我已经不打算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

“日后,还要拜托你稍微照顾一下求是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翟清抬手打断了杭玉舟的话,“我能理解你要离开的心情,但是我亦不欲再留在京曌了。”

“这么多年一直守在中心,更多的反而是内耗。翟家的继任者早已准备好,我也把你救回来了,我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你不会真的想去华域与西乾的交界处守灯塔星吧?”

翟清真挚地点了点头。

杭玉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