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造梦者(十一)

杭玉舟辞别翟清,站在飞船上。

就像他的三十年以前,目视着前端全透明的览台的风景,忽然想起了那个时候他在思索着谁。

他的手悄悄地握紧,想要开口改变航线,却又强硬地逼迫自己遏制住。

掌心越来越痛,眼前也一阵黑一阵白泛起了晕眩,一根弦忽然崩断。

“嗨,我的孩子,你终于来到最后一个梦境啦。”

——那是他早就离去的父母。

“我们不知道你现在过的好不好,毕竟我们离开你离开的太早。但是我们给你留下了这个礼物。那些人以为我们用尽了我们的能力,却不知道我们还偷偷地保存了一点。”

他问过杭家的老一辈,所有的人都对于他的父母讳莫如深。

“我们都是造梦者。”

奇特又珍惜的能力。造梦者天生具有强烈的亲和力和催眠天赋,周身有天然的时空裂缝,能够穿过时空看见成为既定事实的未来,以及获取记忆画面并转化成芯片的能力。

“可惜我们的预测梦境对与越是亲近的人越是模糊,我们只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却没能看见你们的结局。”

幸好你们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结局。

“我们相遇太晚,最后悔的就是没能相处多久便再无时光。所以我们为你们分别留下了两个记忆芯片,刻录了你们之前各自的记忆。相遇以后就会激活芯片在梦境也就是潜意识里帮助你们了解对方。”

杭玉舟捂住了眼睛,眼泪从指缝之间掉下来。

“为了不干扰你们正常的记忆活动,醒来以后会像普通的梦一样消失在记忆里面。现在已经是最后一个梦境了。如此长的时间,眷属应成,从这个梦境出去以后,你会记起所有的。“

“玉舟,祝你幸福。”

“我们爱你。”

他什么都......什么都想起来了。

但是已经没有用了。

【双江星】

在进入位于涵城的基地之前,他看到了一个装束奇怪的少女站在基地门外,固执地守在审核口,而她一次一次刷过去的卡,在涵城的审核牌示之上显示的都是拒绝入内的提示。

奇怪了,涵城对于外来者向来报以欢迎的态度,除了一些通缉或者危害过涵城的人在黑名单上。这个戴着古老的帷帽和一本正经的学校制长款裙袍的女孩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被涵城拒绝入内的人员。更何况,大多数人根本不再用这种卡式的身份验证,直接采用人脸识别加身上的芯片就可以了。除非一些身份特殊不适合被验核身份的人看见信息的人。

杭玉舟摇摇头,正准备安静地回到杭家,忽然看见杭家方向急匆匆地飞来一只单人悬浮台,站在上面的赫然是穿着代理家长服的求是。

他落在了少女面前。

帷帽晃了晃。不知道求是说了什么,她终于收起了那张不停地在机器上刷来刷去的卡。

她从始至终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抱怨,更没有摘下帷帽的意思。转身就离开了。求是反而显得有些烦躁地来回踱了几步,最后眼睁睁看着那趟载着帷帽女孩的快速列车离开。

杭玉舟叹口气,让管家把飞行器滑行到了求是面前,“求是。”

“您终于回来了!”

“我们回去说。”

评论 ( 7 )
热度 ( 3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