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造梦者(十四)

BGM 薛之谦 刚刚好

杭玉舟被打了镇定剂,在床上躺了三天。

第四天早上他就不见了。就留了一封信,四个大字安好勿念。

求是愤怒地冲到外面,朝着已经空了一个停机坪的地方悲伤地喊了一句,“你还没告诉我我的新名字呢!”

【白下星】

杭玉舟觉得他需要一个了断的机会。

而且——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那里已经没有心跳声。

多好。

“你好,杭玉舟拜访,请求通过。”低沉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传进了南思深的耳朵里。

他手下一动,培养基就损毁了。他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大脑里一片空白。

看着选项板南思深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那时候一心都是怨恨,乃至亲手把杭玉舟送到他最恐惧的地方。对他来说等待的这十年已经够漫长,而那里——已经是三十年。

对于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的杭玉舟来说,他或许宁肯接受死刑。

他抖着手点下了“允许”。

杭玉舟外出的时候再次带上了轮椅。他出现的那一刻,南思深下意识往后挪了半步,直直地看着他。这个人的银发太扎眼了,他觉得眼睛看着都不太舒服。

寒暄也没有一句。南思深僵硬着开了口,

“你的腿没有问题,就算有问题,任何一台医疗用机器人都能治好,为什么要用轮椅。”

杭玉舟挑眉,摁了一下手指上的感应器。

轮椅变形成了小型的移动堡垒。各类武器无死角地撒开收割网。随即又收了回去。

“这样比较安全。”杭玉舟没管主人家的表情,“如果你去过BlockageIII区就会明白的。”他抬头对着南思深温柔地笑了一下。

南思深咬了咬下唇,“......你知道了?”

“你指什么?指的是你和连家主的情谊,还是你替我求情免了死刑?”杭玉舟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平直,毫无愠色,“别紧张,我并不因为这些会对你动怒,我也不怨你,我还要替我的老爷子向你道歉,当初是他错了,还请你原谅他。”

南思深诧异地看着杭玉舟,心头萦绕着一丝诡异的不安,有谁会面对这些事情无动于衷?更何况面对他的时候,面对他这个虽非始作俑者,却也是落井下石的助力的时候。

以及,曾经的恋人。

“是不是觉得我有一点奇怪?”杭玉舟居然用怀着歉意的眼神看着他,然后伸出手,掌心瞬间升腾出相互缠绕的纳米组件流,“我现在准确来说,并不属于人类。你看见的我的表情和神态,都是原来那个我留下来的数据资料。”

他那双眼睛里蓝色的光影原不是错觉,就是虚拟信息。

他不会对南思深仇恨,他不会对南思深嘲讽,他说的话都只是在回答问题和简单地叙述,并没有包含感情,包括刚刚那个温柔的笑容。

所以,他也不会再爱自己了。

“所以,我还要说一句抱歉的是,我现在没办法像我以前留下的资料和记忆那样对待你。而且,”杭玉舟顿了一下,“那些计划的时间都已经过期了,全部都是十年以前。我的三十年以前。”

南思深踉跄地向前走了几步。

杭玉舟毫无破绽,他的头发带着风霜感,身体却全然没有改变。

“你不舒服?”他“关切地”站起身伸手扶住盯着他看的南思深。

南思深甩开了他的手。定定地看着他。眼泪忽然毫无征兆地夺眶而出,砸在杭玉舟没有收回去的手上。

“抱歉,你走吧。”南思深的话带着浓重的灰心意味的腔调,“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我是愤怒的求是鸡分割线——————

【罗斯特星】(LOST)

一只飞船歪歪扭扭地停在停泊口,倒不是杭玉舟技术不行,而是这奇葩的星球所有的地方都被设计的奇奇怪怪的。也不是奇怪,其实很有美感,奈何文艺半吊子礼仪勉强八十分的杭玉舟只能感觉出色彩的某种吸引力,至于这完全不符合机械设计科学的形状对他来说总是特别辣眼睛。

于是他很久没有去看一眼自己最心爱的之江飞船。

而是遵循这个花之星球的传统开始种花。①

最开始这里的花农只给他一个小花盆。让他先学会如何照顾一株最好养的松叶牡丹(太阳花 马齿苋科)。他觉得很容易啊,鼓捣了一个小自动照料罩子把松叶牡丹放进去了。

过了两个月,花农来看那盆小松叶牡丹,转头脸都黑了。松叶牡丹疯长,而杭玉舟完全不懂如何照料,仅仅只会让机械智能检测需要水分还是养料。挨在地上的叶子都变黑腐烂,花朵挤挤攘攘地开着,茎叶交缠,而花农手里的小花盆中的却可爱而整洁。

花农叹口气,拉着杭玉舟来到他的花田。

“种花,和照顾人是一样的。既不要你全天都看着,也不是做一个智能装置只需要保证水分、营养就可以的。你要时不时看看她长得好不好,看着她一点点的长大,亲手去松土、浇水和施肥,如果是种花田,当然只是为了最后把它们卖走,可以用你设计的不错的机械。可是种一盆属于你自己的花,还有种一片符合你心意的花田,是需要你的感情的。”

“你看,这是我种给我已经离开的妻子的花田。”

“她还活着的时候,最喜欢波斯菊,这里栽种的都是我精心挑选的。你看,种成的形状是一朵七彩的。坐在这里看着它们,就跟看见我的妻子一样。”

“所以,你在看见这些花海的时候,想起了谁,就去为ta种一片花田吧。我看你也是远道而来,孤身一人。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或者太孤单的时候,和你的花待在一起。罗斯特星的人并非全都是艺术家出身,但是因为孤独和感情,都成了自己的艺术家。”

这里叫做迷失之星,却让很多人选择停留于此度过余生。

杭玉舟沉默,侧脸在夕阳浓金的辉光里显得特别安静。他想,我遇见一粒种子,他扎根在心里,长成以后开的花我还没来及赞美他,等我找回他的时候,我却被刺扎进了心脏。

他开始种各种各样的花草,拎着一张真·花名册,一种一种试过去。哪一株,都不像他的花。

在种花的同时,他收到来自遥远的双江星的电邮。终于改名杭成章的求是别别扭扭地和他讲起了一些“别人的”故事。他一封一封长长的电邮回复过去。

一年后他身边摆满了各色各样的小花盆,在附近花农们的艰辛的教学之下,终于是锻炼出了一点不错的修建技术和审美。他也摆脱了一呆在独处空间里就极其难受的毛病,脸色也好了起来,又一年,他学会了插简单的插花,再过去一年,他自己学会了搭起袖珍盆景。他还用机械和微雕摆上了缩小版的庄园,和能够自己供给水的装置。

他终于还是觉得寂寞。

就算他种了小院里如瀑的紫藤萝,一大片没有尽头的薰衣草,他还是觉得寂寞。花朵会凋谢,人也会凋零,而他已经觉得这里的美丽已经无法再维持他日渐空荡的维生欲。

他把那古老的房屋钥匙还给了和善的花农,重新踏进了之江号。

还剩下一个地方可去。

【灯塔星】

灯塔星在这一片防卫基地中处于正中前列的位置,因为是这里最大的信号及灯光指示站点,故命名灯塔。

翟清在这里呆的特别自在。前所未有的放松和清闲,他只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带着巡逻队穿梭在空荡荡的宇宙空间之中,那种比航行在深海中还要安静与深陷的感觉令他觉得,他自己的心终于微弱地亮起了一些久违的温暖光亮。

而杭玉舟的到来显然算得上惊喜。

不管怎么说,他和这里原本戍守的人总是很难搭上话的。而杭玉舟自来熟,又奇异地能跟上翟清奇怪而跳跃的思路,还带了五颜六色生机勃勃的花木。很快博得了士兵们的欢心的杭玉舟常常被人围着,让给说一些繁华的水四星的情景。

而到了灯塔星的夜晚时分,就变成杭玉舟和翟清相对而坐闲谈的时刻。

满天透亮透亮的星星挂着,地面上又没有城市,一片黑暗里面也就对方在微光中勉强可见的脸入眼。

“我很久了都想问你,你对你自己是不是......”

你是不是自己做了违反星际法案的改造?

“是啊,最后时刻我的精神和身体都要崩溃了,你派来的医生也毫无办法,我只能出此下策。现在我只能算是半个人类。“

“你对自己真狠啊。”翟清默然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憋出了一句感慨。

“多谢夸奖。”杭玉舟举起酒杯对着原处的星星遥遥敬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