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造梦者(十五)大结局与一切倒叙开端

BGM在这里请打开


【灯塔星】

杭玉舟不能一个人呆着的毛病还在困扰着他。

于是每次轮到翟清巡逻的时候他就会非常焦虑。他本来根本就没有翟清那样卫国的情怀,反复几次以后不得不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于是飞船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个种花种草还坐着轮椅的战斗力低下的病号(?)

华域和西乾政治摩擦越来越大。最近的边境也越来越不太平。

最开始对政治不敏感的杭玉舟半点都感觉不出来,直到飞船受了好几次袭击,有惊无险地回去以后,翟清不让杭玉舟跟着出去了。

“你好不容易被我捞回来,可不是拿去送死的。”

“你堂堂首席工程师华域星际建设部长,还不是在这里当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子?”

“那不一样。我对于活多久没有什么追求了,再者,这样死在边境,也挺好的。”

“你怎么就认为我还想活很久啊?你看我全凭着这一颗高压缩的能源之心活着,摘了我就死了,不摘就老活着。我也觉得活着烦啊。”杭玉舟大喇喇地耍着无赖,冲翟清翻了个白眼。

真是越来越不讲究了。

“......”翟清无奈地抽了抽嘴角,“你坐着轮椅上战场,会被判定成我带着伤残人士的,你要我违反星际法再被扣顶帽子吗?”

“我的战斗力比你那一艘巡逻舰都高。“杭玉舟“刷”地一下又把那一堆武器放了出来,又悄无声息地收了回去。

翟清举双手投降。

“对了,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杭玉舟摸索了一下身上的口袋,把一张皱巴巴的纸拿了出来,“你一直带着那幅画,我寻思着,你大概是想再见她一面的。”

“我相信你肯定保存了很多关于她的数据,没有数据也有记忆。而我的父母是造梦者,我虽然天赋不佳,却也可以根据记忆提取芯片。”

“虽然没办法像我给求是那样做一个身体,毕竟没有真正的大脑和原生数据,她又不是AI,但是我可以给你做一个虚拟人格和投射光影台。”

那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这样一个听上去天方夜谭的计划所需要的东西和设计步骤。

杭玉舟心思敏锐,怎么会不知道翟清的求生欲几乎和他一样稀薄,这样的时候只能说用一个他还在执着的东西留住而已。他也不知道到底要用什么报答,就用这个好了。

造梦者、AI生命体、改造自己身体和大脑、还有“复活”颜星湖......这个人到底有多少秘密?翟清看着杭玉舟,眼神里尽是惊诧。

“好了,我没有别的什么藏着了。”杭玉舟若无其事地继续说,“就一句话,你要不要做这个?要做这个你就保住你的命以及带着我一起去,不想做你就自己去巡逻吧,死了我也不会替你收尸的。”

翟清别过头去看了看天空,“好。”

——————————我是颜星湖分割线——————

华域和西乾爆发了战争。首当其冲的便是灯塔星。

尽管冲突中士兵们还是尽力护住了翟清和不需要保护的杭玉舟,但是杭玉舟也只是堪堪救下了只剩一口气的翟清。被攻击得坑坑洼洼受伤惨重的飞船回到了灯塔星停泊港。

纵使现在军事医疗水平极高,对于内脏尽皆受创的翟清救回来也需要时间和他的配合。

病人不配合。

杭玉舟盯着他许久,”翟清,颜星湖还需要最后一步,你再等等好不好。“

翟清已经不能说话,眼睛轻轻地眨了一下。

“如果你是不想救回来也是一个行动不便的人,我可以改造你。”

翟清不动,拒绝意味明显。

杭玉舟叹了一口气。

三天不眠不休,杭玉舟最终把“颜星湖”给完成了最后一点。

“翟清,翟清醒醒,你来打开她吧。”眼底一片青灰色的杭玉舟显然无比疲倦,就算身体改造过了,他也还是半个人类。

翟清手指翕动,终是按下了感应器。

一团光晕在空中流动,慢慢地化作一个少女的模样。赫然是颜星湖,从容貌到衣物,都是曾经的样子。

翟清多年不曾忘记的爱情仍是连北,多年不曾忘却的悔恨却是颜星湖。

“和......和连北说......我的执念已了......望他今后一切安好。还有......把阿颜......送去给他照顾......”翟清撑着说完这些话,艰难地转头看向杭玉舟,“谢谢你......非常......幸运。”

我的执念已了,爱回不去,悔恨却终于完结。谢谢你,最后一段时光,两个都很孤独的人,多么幸运。

终于可以说永别了。毫无遗憾,死得其所。

“你走啦,你的心愿也完成了。我也没有留下去的意义了。”杭玉舟自言自语着,“那就一起吧。”

给自己换了临时能源模块,杭玉舟把自己的能源之心取了出来。把翟清放进他自己挑的玄武岩棺里,内置了冷冻系统。翟清本意是就葬在灯塔星上,被杭玉舟不冷不热地顶了回去,放在军事基地附近就不怕一个炮火下来全部都不见吗。

翟清从来说不过他,也就由着他说放到罗斯特星上去好了。想来躺在花田里也是不错的吧。

写完了最后一封给求是的电邮和录的视频。

【是否发送?】

【是否切断能源支持?】

【是否空间跃迁至罗斯特星?】

【确认全部】

杭玉舟安然地看着黑下来的世界。


【双江星】

收到电邮的求是握着能源之心,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了罗斯特星。

【京曌星】

连北颤抖着看着眼前痛哭的颜星湖和手里简短到不能再简短的遗书。

【白下星】

“你说,杭成章告诉你,教导他感情的就是杭玉舟?”

南思深觉得自己要窒息,杭玉舟......你是多恨我?

“您的讯息。”

“老师去世了。——杭成章”

(结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