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互联网社畜
因抑郁断更许久
复归之路漫漫

《天命》(2)

不知道最初安排神仙们工作的天帝是怎么想的。除了真正超脱于万物轮回的神与仙的命运由天数自定甚至还常常变动以外,冥界有生死簿,仙界有命格册,掌管生死簿的说是判官,那判官也不过就是阎王翟清的一支笔,掌管命格册的说是天数星辰,实则都掐在那位行事风格向来风流写意的司命星君手里。

要是两位仙者关系不错或者普普通通过得去,这就是一桩并无挂碍的事情。然而这两位关系古怪中透着争锋相对的接手了两个相对而生的仙职以后,这个埋了千万年的隐患终于暴露出来。

——有一天,生死簿与命格册相冲突,万物轮回该如何办呢?

人间多了一大堆游荡的魂魄,而各种堪比最戏剧性的情节在几界轮番上演,搅得天地不得安宁。司命星君每每在天帝捏着胡子气冲冲地赶过来兴师问罪的时候,都气定神闲地躺在院落里那歪脖树的树干上,“知罪?我知什么罪,我不过是改动了一点点,给了他们选项而已,若是他们心性坚定,该得到的都会得到,不该失去的都会留在身边,该什么时候生或死都该是正常的。”

“谁让他们要自寻烦恼呢?”

以前的司命星君无不是给凡人们计算好之前的功过得失,和阎王判官共同核对无错之后就定下他们下一世的命运。而被惩处下凡的仙魔无不是极为性情坚忍的人,就算暂时洗去了记忆,骨子里的反抗却会伴随他们在凡世一生,然而定好的命运是不可更改的,那一字字的命格就注定了其最终的结局。

这样安稳的千万年都是用命格下面掩盖的再怎么挣扎、痛苦、绝望也无法改变而走入轮回的无数凡人所堆叠而成。

然而这一任的司命显然不是个按照常理出牌的神仙,他先是噼里啪啦地算了一通账,然后把生死簿给拆了,气得判官恨不能吃了他,随后写的命格册子夹杂着奇奇怪怪的法术符号,拨弄一下能打开不一样的走向和判语。照他的说法是让六界“生活更加精彩”,给轮回中的生灵以“更多美好的选择和生命可能”,听起来十分有利于新任天帝倒腾三把火,本是把火气朝着司命的天帝面色顿时由阴转晴,转头严肃认真地看着判官,吓得判官当场哆嗦也不敢地站直了,还一番慷慨陈词唬得判官一愣一愣的,抱着自己的算盘打个颠儿傻傻地就转回了地府。结果把事情给新上司翟清一说,面无波动气压低沉的上司硬邦邦地扔出两个字“胡闹”,才一语惊醒如坠梦中的判官。

Mdzz没了生死簿冥府要怎么勾魂送他们按规矩各入各的轮回啊!

在连北还不是司命星君的时候他一直跟在前任司命身边看着他忙碌而面无表情地拨弄算盘,然后落笔寥寥数句便定下命运。而连北悄悄地学会了窥凡的术法,在自己的小圆镜里施了法,看看那些被定了命运的凡人、妖、精、灵的命运。一开始他还有些新鲜感,看那些对于他这样的小神仙来说都很是脆弱的家伙无力反抗既定命运,然后顺利地按着流程再度投入轮回,然后再次被命格束缚。仅仅只有极少极少的人,积攒了多世的福缘,加上心性和运气,最终得以脱离轮回道。

任外界对他连北攻讦堆成山海泛滥成灾,他自是岿然不动,可唯有一人让他想起来就头疼。那个吃尽了命格册的苦头脱离轮回道,如今却和他站在反面的家伙。

发觉自己盯着天边的一朵浮云发呆却又鬼使神差地想到那个家伙,连北愤愤地跳下了歪脖树,“阴魂不散!”

踱了几步,“真是阴魂不散!”

TBC


评论 ( 5 )
热度 ( 6 )

© 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