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我想知道你是什么味道的》


浙南向中秋篇


图源 @轻型宇宙探测器 ,是她不好意思描的线稿......(一个正直的壁咚


然后看图作文其实不止这篇,但是只有这篇写完了。


...感谢你来看。


此文浙南向无误,CP党记得避雷。


狗血,无剧情,纯属YY,个人喜好,深夜产品,OOC,虽然艾老师说这根本不是车,好吧大概就是一只小轮子骨碌碌滚了一圈...


 感觉节操值又掉了一节...


————————————————我是分割线——————————————————


闹剧过后,用诡异的宁静来形容几人之间的关系再恰当不过。


谁都不是头脑简单到不肯维持表面上的和平的人,得体虚伪的问候僵化出一层冰冷油腻的隔膜。


仿佛有奇诡的力量抗拒他们的互相接近,就那样隔着一个礼貌到疏离的距离散漫地举杯致意。南大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率先示意离开。浙大抬了抬嘴角,唇线却还是朝下紧绷,看着他的背影远去,难以察觉的冷笑在喉间闷着,拍了一下上交转身便走。


上交终于还是没有出声拦住,无奈地一个人举杯喝完剩下的,却在余光里看见那人的回首。男人的步伐稍作停顿,身体微侧,像是终于忍不住要回头,却又极力克制自己。倏而便转回去了,脚下一步也没停,动作流畅到上交几乎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


而浙大已经走远。


上交叹了一口气。


 


他们的冰冻状态并没有影响到整个中秋宴的氛围。以单身狗为主基调,闪瞎人的一干情侣为辅的宴会还是很热闹的。高校们吃过正餐,饭后甜点自然就是月饼。


席面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纷繁复杂的月饼,高调如上交的哈根达斯月饼,也有让人退避三舍的食堂五仁,每份旁边都备了小切刀,防止吃多了齁甜。


浙大慢条斯理地把上交充满期待递过来的月饼细细地——切成了片状。


旁边的同济抽着嘴角仿佛听见了上交心碎的声音。把迷你冰皮月饼往他碟上一放,拉着说要自己DIY月饼的华师找器具去了。


趁着上交在他勉为其难点了头以后兴冲冲抱着月饼去了复旦那里,浙大转了转活动桌面,眼神像是要把袋子盯出一个洞。把装在纸盒里的四个月饼抽出来。想要解恨地切开,最好是比片状还更细碎的粉末状,又鬼使神差的避开了上面印的清楚无误的南京大学四个字。


第一个入口的是玫瑰豆沙,充满了某种甜蜜的幻觉。


第二个入口的是肉松莲蓉,温柔又绵密的一如既往。


第三个入口的却是五仁,花生直接磕在他的牙上,虽然不痛,一阵细密的酸麻泛开在嘴中。


他猛喝了一口水。


还没有来得及尝第四个,他察觉了正在往这里靠近但还没注意到他的北清两人。最后一个月饼还没来得切开和尝一下,他迅速地把它兜回了包装里,揣进了口袋。


 


“月饼节你为什么不做月饼?”没看见清华的月饼,北大有点意兴阑珊。


“讲道理,食堂有。”一脸耿直。


“讲道理,那个太丑了。”北大眉头挑起来。


“......讲道理,不讲道理的是你,能吃就好了,又不是用来看的。还有这是中秋,虽然吃月饼,那也不是月饼节。”


北大看着脸上写满认真严肃尊重传统文化的清华无奈地摆摆手,“算了,技校也是不同的。你看那边。”


“......我又不缺那点钱,为什么要借卖月饼的名头抢劫?”清华眯着眼睛环视了一圈标着价格的月饼,慢悠悠地嘲道。


躺枪的一干高校:.......


“你够了。”


 


吃饱喝足的高校们注定是要开始搞幺蛾子的。


 


“来来来,真心话大冒险。”又到了收集表情包和黑历史的时刻。


若是平常浙大自然不会玩不过这群老油条,奈何今天他频频走神,一个不小心玩个UNO竟率先高居分数榜首。众人纷纷不满他近乎放任自流的态度,拍桌的起哄的都要赢家北大出个难题。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浙大想了想,“大冒险。”


北大瞥他一眼,“请蒙上眼睛,寻找一位在场的有缘人,用嘴喂ta吃月饼。”


还没等在场的起哄,慢悠悠地继续,“这样吧,让大家都伸出手,让他自己挑一下。记得,月饼要吃完为止。在场的不要出声,让他自己找。”


浙大瞄了一眼紧张地守在复旦身边的上交。


算了,关键时刻真是靠不住。


随后眼睛被北大牢牢地用黑布条蒙住。


——你会希望我找你,或者你相信我能找到你吗。


 


浙大没有仔细触摸伸出的手,他的指尖几乎是滑过去的,到了一个位置,他停顿了一下。非常熟悉的,味道和温度。


北大的声音适时出现,“不要不伸出手,不然你大约会被认出来。”


南大扶了扶额头,应该已经被认出来了。


他的手微微攥了攥,又松开,犹豫地伸出来。


浙大抿着嘴,眼睛被蒙住,只剩下完全看不出喜怒的嘴唇和鼻梁。他的指尖轻轻地碰了一下。


滚烫的,南大几乎瞬间就想收回去。


浙大看上去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放下了手,像是在思考什么。


我不想再推你走远,纵然你从未近过。浙大瞬间做出决断,继续伸向下一只手掌。


北大诧异地看了一眼清华,清华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上交皱着眉如临大敌,浙大很快判断出这个明显各自偏高,带着浓郁香槟气息,手掌宽大的是上交。复旦忽然“叩”的一声敲在了手中的杯壁。


浙大无奈地在心里叹口气。他摸索着按照记忆转回刚才的位置,他思考了一下继续向清华求助以后的后果,大约会被北大怼到底。


 


他有点害怕地、又无路可退地把手掌覆盖上去。牵起来示意。


北大:“我就不去给你拿月饼了,你自己口袋里装了一个,拿出来吧。”


浙大拿开了手,动作却卡壳了。


他还是拿出了那只月饼盒。


南大看见的时候瞳孔骤然收缩。身体也向后倾了一些。


浙大动作停顿了一下,不再试图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转而扶在了南大身后的墙上。


南大被逼近的人笼罩在他的气场下,能嗅到他身上陌生的烟草味,还能看清泛着暗纹光亮的深蓝领带,还有一只隐藏在扣子上的求是鹰。他嘴唇抿成一线,看上去并不开心,肤色有点暗淡,似乎休息也不是很好。


浙大左手灵巧地翻出了那只月饼塞进了嘴里,只咬了一个边缘,也没让众人仔细看是什么月饼。


南大盯着他向下的眼睛。


想要知道被布条遮住的眼睛里面盛满了什么情绪。


呼吸相闻。


南大被迫抬头咬住了凑上来的月饼。对方蒙着眼睛,不可避免地差点戳在他鼻子尖上。


月饼往下一沉,浙大只能右腿向侧边的沙发上靠,半屈膝垂头。


众人的尖叫和起哄此刻已经被隔绝在外面,里面的两个人看不见别的,也听不见别的。心拴在一根细线上垂垂欲跌。


北大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两人僵持了几秒。


浙大心下叹口气,往前又咬的更大一口。


满嘴的玉米甜香,骤然炸开。


南大心脏终于狂跳起来,想要不动声色地掩饰过去,却还是忍不住动了动喉结。他迟疑地向前咬了一口。


细微的咀嚼和吞咽声对于沉浸于黑暗中的人来说被无限的放大,浙大几乎能描摹出眼前那人的唇形,被迫咬住月饼皱起的眉头,平常总是藏着深渊的眼睛现在酝酿着不明的情绪。


可能是不在乎,可能是不满,也可能——是厌恶。


浙大心脏抽搐了一下,不知道哪里来的的无名怒火让他一下子向前凑过去。


你怎么可以!留我一个人在原地无法自拔自己抽身而退。玩笑,交易,什么都可以,我只需要一个理由,只要你告诉我你有一点点真心。


浙大猛然前倾的动作幅度太大,不仅直接环住了南大肩膀,还磕到了面前人的牙,南大吃痛地合上了嘴唇,条件反射去推身上的人。


周围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南大推不动他,左手抬手使劲扯掉了黑色的布条。看见一双含着怒火又夹着潮意,蓝色汹涌的双目。


一滴眼泪就那样滑落下来。


使劲撑在浙大心口处的手终于还是松了下来。南大缓慢地向前凑了一点,贴上了被眼泪浸润的嘴唇。刚刚被磕破了一点的嘴唇夹带着血腥味,混杂着那最后一个鲜甜的月饼味道。


漫长又温柔的一个吻。


 


浙大紧紧抱住南大,贴着他发烫的脸颊,哑声说,“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是什么样人。切开以后是个什么味道。”


南大忍不住笑了笑。


“不管怎么样,纵然你是上瘾的毒药。也甜的我无法放手。”


“恩。那就不要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