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坑中-咕噜泡泡鲸

校拟 断更已久
接受催更 死不悔改
不接受批评
社交废
浙南 北清 可逆不拆(也许吧)
热衷贵乱

可能是对于自己爱情的失望
只相信这些虚幻的拟人形象有理想化的感情了吧
我爱南大
希望不成为他之耻辱
梦想有一天给他捐一栋楼

 

浙南摸鱼

摸鱼复健。


杭玉舟已经快一个月没来过南京了。

南思深表示我才不管,他不来我就开校庆的学术狂欢,我家教授和学生们不知道比你高到哪里去了。

杭玉舟打了个喷嚏。

这个准备了一年多的120校庆快把他折腾死了。

不过各地校友简直各种攀比,他不知道该说这些人总算没忘记浙大的潇洒风格还是该说这些人完全没顾忌那些什么都要戳上一戳的媒体写手。不过更没想到的是因为他和南思深关系日渐好了起来,南大学生习惯成自然的对比起了两校的校庆。

南大学子A:诚朴雄伟励学敦行!母校你门口那堪比十八线发廊的风格的装饰拱门是怎么回事!
南大学子B:接下来一段时间还是不要从南门出去吧..........以及别的学校校庆(浙大图)都是校友撑腰时刻,南大也是没错,但是咋是学术狂欢?我大概又是南大之耻(掩面)我只想吃吃喝喝看表演啊啊啊啊。

南大学子C:够了,开学典礼鼓励表白,一年没脱单又要遭受集体婚礼暴击,母校你到底多希望我们为国家贡献结婚率啊,这年头单身狗还有人权吗?(手动滑稽)喔,还和浙大一起发狗粮(踹翻)

我:……我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我忘了给他们俩P图。

南思深(喝茶.jpg)

校庆结束了,一整个铺天盖地的浙大校庆总算告一段落。南思深抽着嘴角看旁边完全不管身上衣服多贵的家伙毫无形象一屁股坐在羊山公园的草坪上。

“你之前删了那篇稿件。”

“嗯,小百合吵得厉害。”

“按我说,那里面你可漂亮了。”

“……”挑眉。

“你不管如何变幻外形,我又不是不知道里面是不变的。”

“嗯。”

“你能不能不说嗯。”

“嗯~”

“……”我的天啊我居然听出了他声音里带了个波浪线!杭玉舟心里小人开始撒腿狂奔。

“嗯?”南思深余光发觉旁边的人表情有一点怪异的扭曲。

“看着我。”杭玉舟忽然严肃起来。

南思深下意识转头。

“520,521都不在你身边,但我们还有一生可以去说这一件事情。”

“我爱你。”